3553145
3553145

寻求神庇护的孩子


美以前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一个人窝在沙滩的角落里偷偷地看着沙滩上的每处风景,甚至有时候一直看到晚上八点多才回家。她最通常是下午四点多来的,最迟也不
会超过四点半,这沙滩视野十分广阔,基本上坐在哪一个位置都能够把海上的景色尽收眼底。不过和别的沙滩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这里曾经被部队驻扎过,所以有很
多战壕遗留下来的坑坑洼洼。而且不像大多数印象中的海滩那样都靠着较低的河坝,这里身后是一座三十米高的半山公园。那里晚上经常会因为周边的松树林的沙沙
响而显得十分阴森,所以晚上的时分沙滩通常会比较少人。

在半山公园的山脚下看着沙滩的习惯大概也是从半年前开始,不过那时来的时候总觉得比以往任何时候来得都要艰难。步伐好像被磁石吸在地板上般,往往连抬起步
伐迈出第二步都感觉异常困难。那年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是真正三月份,那时刚刚好是春天,苍翠的树叶已经遍布整个树冠,使得整个半山公园的山路上带着一股树叶
的野味,你甚至不曾想过原来你身后会是一条灰色的公路;有时候夏美甚至会误认为这是第二个世界。但是对于夏美来说,或许那个灰蒙蒙的世界更加真实,可是明
明知道如此她却一次有一次步入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那天,她不敢望向前方,压低头拖行在丰茂的松树林间的山道上。这里由于之前她来过了,所以已经可以不用
确认前方的路也可以清楚辨认得出路的走向。
春天给人的印象就是清新,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是大地充满生机的时刻,更是无数文人喜欢赞美的季节;只是在夏美心中,春天应该是像现在这样,阴沉的天空,空气中浮动着令人不安的湿润的触感,还有那仿若夜晚的白天。

俄罗斯莫斯科的阿尔巴特大街里的一处公寓里头,俊勇还在埋头工作,在这个国家一一向有太阳的时间就相对比较短,而且气温也很低;说起来作为程序员的他,已
经习惯了把东西带回家完成的习惯,可以说他的工作时间已经不是单单的八小时了,有时候甚至乎是一整天,可是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已经无法得知了,可
是起码现在,他已经不想再踏进那块生他养他的土地。在俄罗斯的莫斯科里,人民普遍生活节奏相对于国内来说慢得多。有人说是日出的时间,有人说是冷,亦或者
有人说是生活水平;只是对于俊勇来说,他在这里三年了还没有彻底融入这里,他一直无法接受这种慢节奏的生活,但是对于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来说别无选择。

个时段的已经没有新闻之类的东西了,倒是在网上看到了一些中国的八卦新闻。里头大概说的是某市的一桩少年自杀案,找到尸体的地方是一处海滩;那海滩虽然他
没曾去过,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报道的时候是冬季,但是却能感觉到不一样的气色。让他不禁想起了那年在广东的春天呆的那些日子,那边的春天长年阴雨连绵,
甚至会有时连阵暴雨;那真是丝毫没有联想到文人们所描绘的那个春天的气色;那个海滩,不知道为何总是散发出这股和冬天格格不入的忧郁和深邃的感觉;这时他
不禁下意识模了一下锁骨的那道手术伤疤,那疤痕已经没有痛楚了,残留下来的只是心灵的余影。

天夏美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周围只残留着海水那痛苦的呻吟声以及苍蝇的嘲笑声。她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入睡了,唯一能清晰的是她
的脊骨的疼痛依旧肌肉的酸痛,估计她睡的时间已经非常漫长了。她模了模挂在胸前的那个玉佩,那玉佩是她母亲生她的时候给的;是一个笑得让人觉得有点傻的弥
勒佛,小时候每次看到它都会笑个不停,直到现在依旧也是;可是再这个孤寂的夜晚,伴随着这刺痛的潮水声,不知不觉伴随着泪水滴在了玉佩上;她不由得狠狠地
抓住了玉佩,可是这玉佩太小了,根本怎么也抓不了。

竟是什么样黑夜变得漫长,让黑夜变得恐惧,让黑夜变得冷酷;很多人说是因为人大内心以及人的心灵的恐惧,可是在夏美的内心里头却不然,因为她已经感觉不到
内心里头的回响了,但是却每到这时都渐渐地变得无比地脆弱,仿佛现实一次次地强烈告诉她自己已是一个人的现实。跪在被潮水浸过的沙子里头,让湿润的沙子尽
量浸湿自己脚趾。可是不知道为何这样只会让她不断地陷入无尽的过去里头,尽管她知道这是不应该的。

为什么容易陷入过去抽不出来了?明明一个劲想忘掉却一次又一次地掉进去,有时候明明想忆起过去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却无论怎么努力也显得徒劳。走出阿尔巴特大
街,寒冷的气息让俊勇一次次地意识到刚刚看那个新闻是多么错误的一个选择,但是他又觉得这又像是命运的使然,即使他现在不去看那个新闻,一定在之后的某一
天又会看到。忽然间面部被一阵冰冻的触感刺激到了,抬头望去只见深夜的半空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其实雪花看上大多感觉不到丝毫重量感,甚至乎单看的话会觉
得像尘埃多一点;可是那湿润的感触,那冰冷的感官,仿佛不时在提醒你“嘿,我是雪来的啊。”那样子。

时……那时的她,在俊勇的记忆里头,有雪的地方她总是在笑;印象中她总是会披着一件厚厚的黑色的男装大衣,下面穿着一条短裙和一条厚厚的黑色棉质长袜;她
平日最喜欢的就是在雪地里头像芭蕾舞演员一样跳着转圈,那时在哈尔滨也是如此。走在莫斯科的阿尔巴特大街游走似乎是他多年形成的习惯了,道路两旁保存了当
年中世纪时期的瑰丽的建筑,夜晚的路灯为两旁原本雪白的建筑添上了一层淡淡黄纱仿若淑女一般。那个视频,那个命案的视频,那个躲在一个角落里看着那一切的
少女,她到底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看着?
呐?你也在听吗?

啸而过的风声仿佛回应俊勇内心里头呼唤一样,吹过了稀疏的阿尔巴特大道,风声的回响不断地徘徊在心里;就宛如当年她那刀刺进他的左肩的时候一样,他看着风
吹过的街道,抚摸一下那伤口,好像刚刚那阵风穿透过去一般。他至今仍然无法忘记,那天她那双眼睛,那直直地望着他的双眼。如果可以哭多好,可是有些事情怎
么也不能哭出来,只能够化为眼里头无尽的混沌;如果那天她哭出来,也许她或许现在还会在不知名的国度或是不晓得的城市活着;或许会在某一天某一个街道里头
和她擦身而过。而现在他只能活在祈求着那天能够出现神迹这样的幻影当中。

使再渴望见到,但是幻影总归幻影,躺在湿润的泥沙上;夏美明明知道再也无法触摸到那股温暖,可是她还是用脸贴在湿润的细沙上,还是希望用那最后的一丝对那
体温的期盼去苦苦寻觅。夏美在最初的时候根本没法意识到死亡为何事,甚至无法确认这是否真实,甚至乎当救援队把他的尸体从这海边捞出来的瞬间她也丝毫没有
实感;那时的她只是呆呆地注视着这一切,可是直接到事后的日子里头,每当她看着这苦闷的大海和这稀疏的人流就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已是一人这个事实,她开始哭
泣开始挣扎,甚至最初几天她在这凄冷的夜里蜷缩成一团拼命地抓着裙子两侧的布料试图拼命地逃避,可是每当热刺地听到那哭声的回音以及那海水带来的冷冷的感
觉又让她清楚意识到自己的渴求的一切事多么不切实际的幻想。那时的她也没想到自己以后将会在这永无止境而又矛盾的轮回当中无法自拔,最初的那一天,她看着
那大海上那几只形单只影的海鸟在海面不断盘旋,那几只海鸟无论怎么都不挨在一起,给人感觉是他们从来都不认识对方,只是相互擦身而过;忽然间想道“如果那
时能哭的话多好啊。”从出生的那天开始,她就从没相信过这个世界上有神灵的存在,即使每年看见母亲对神灵的雕像如此虔诚的求拜供奉,可是她仍然对这一切毫
无实感。但是现在,她开始慢慢明白母亲了,就像现在她也一样在每个孤独和痛苦的夜晚狠狠地用手指抱着弥勒佛玉佩一样。
可是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感知到神的存在。

接近神的地方在哪里呢?应该是在最高的地方吧,可是哪里才是最高的呢?地球上而言,应该是珠穆朗玛峰吧!可是那里是普通人类不能及的吧,实在难以想象在如
此高的地方,连呼吸都已经是一件奢侈的事情的地方,为了攀登到最高,在茫茫大雪中挣扎着攀登为的就是登上那人类最高的地方;甚至她会想象如果真的到达那里
大神呐喊或许真的会传达到给神灵那里也说不定。她也许再也无法预料到,几年后也会同样有一个男人在极北的国度,在阿尔巴特的一处小教堂里头每逢礼拜日都会
紧握着她手中的这个十字架祈求着神灵赐予一次与自己见面的机会。

明时分,哈尔滨的十二月,虽然已经没有了下雪的迹象,但是却能看到昨天大雪过后的多得过分的积雪。她还是第一次清晰感受到雪原来也可以有如此沉重的分量。
坐虽然没能够到达珠穆朗玛峰那么奢侈,但是坐在安发街安发桥上遥望着这日复一日曾经生活过的城市,对于她已经知足了。东北的凌晨四点和夜晚其实差别不大,
太阳还没有照射到这个地方;不过她依稀能想象到太阳升起的时候,温暖的光芒突破厚厚的云层洒向自己的每一处;她能够感受到那股被包围的安心的气息,甚至能
够填满她多年的负罪感。她甚至能够想象到那人已经原谅她在远方温暖地笑着,甚至她能想象到她表哥病逝那天起他还在一旁陪着自己……一直……一直陪着自
己……

条淡紫色的丝巾他说过很适合自己,于是她几乎每天都带着它;黎明的时分将近结束了,她把丝巾缓缓举高,任凭着微风把它带到远方,她无法亲自把它物归原主,
就这样听从上帝的意志让它回归到它的主人里头吧。这时天虽然还没亮,可是很多家庭已经开灯了,大概已经开始一天的准备了。这就是她生活过的地方,她生活过
的一切,可是她不属于这里,因为她是神的儿子……她去的地方是神所能庇佑的地方……
她能梦见自己化身成极乐鸟,飞向神所在的怀抱里头。

那时即使我们彼此无法用语言交流,无法用肢体动作表达,但是单单这样凝视着对方,我们也会知晓。
在永无止境飞翔中寻找那虚无缥缈的神固然痛苦,但是停留在树上歇息只会让自己更痛苦,因为那只会让自己时刻明白自己已经没有能够站立的双腿的事实……
所谓的希望仅仅只有那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但是它却因为这百分之一而显得珍贵……
也许这可以称得上位神迹了……
3553145
灏然酱~~这篇文章比较特殊,又三个角色,三个角色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关联,整篇结构是散文式的小说。算为实验作品 2013-04-03 12: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