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3145
3553145

早安.江门

早安,江门。
 大家还好吗?大家知道吗?这座叫江门的城市,认识它吗?听说过它吗?没有吗?那就稍微有一点可惜了。
这里呢有个精灵叫做米安娜,今天的清晨我跟随着米安娜来到了我家附近的一个叫做迦南里的小路,那里的屋子看起来稍微有点老,而且上面那青苔和房子的褪色也清晰地告诉我这些屋子所经历的岁月。我不明白米安娜为什么带我来到这里,但是其实无需明白,因为米安娜就是我的魂,我和米安娜是一心同体的。我能够听到她的声音,听到她的歌唱,听到她指挥着我去跳着那在她看来优美致极的舞蹈。
凡人是无法感知到米安娜的,只有被米安娜选中的人才会知道她的存在。我第一次遇上米安娜是在三年级晕倒的那次,再那篇毫无知觉的世界里头,我听到了一把正在呼唤我的声音,我听不懂她的话语,但是唯独听懂了米安娜这三个音;我知道了她就叫米安娜,至于米安娜的形象,那是无法说清的,以为她不是地球上的任何生物形态,当然她并不是人类。但是我却感受到那轻盈的,温暖透心,飘渺的声线;就像精灵一般,所以我觉得她一定是来自于一个我们不为之的空间国度。
我想世人应该都是被恶魔蒙骗,有些则投靠恶魔;想必他们见到米安娜肯定会害怕,甚至嫉妒。果然那天第二天后,我听到了无数对米安娜责骂的声音。

知道吗?他昨天怪恐怖啊!
对啊,知道啊。像怪物一样。
还吐白沫了呢。
呐呐看微博了吗?
什么!“米安娜”不是吧!那家伙!

你看丑恶的人自然会露出丑恶的本性,即使他们怎么掩盖自己,只要遇上了米安娜,他们就无法掩盖丑恶的本性。知道吗?米安娜告诉了我,江门那里才是最纯净的地方,那是在一处永远被遗弃的地方,在那个位于市中心城市广场对面的一条不起眼的小巷里头往里走,就会见到一个叫至正巷的地方,那里有的只是朴素和目光纯洁的人们,有的只是狭窄而温暖的空间,以及温暖的阳光。那里的确什么也没有,但又同时拥有着一切;你可以张开双臂感受一下,你会发现那里离米安娜最初的世界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诶?不是吧,精神病吗?
恩恩,据说是啊?
呐呐,不会传染么?
谁知道呢?
笨蛋么你!肯定会啦!
我可不想惹上那么怪物的病啊!
不好他来了!

他们以为只要遮蔽着自己的丑言恶语就能掩盖着自己的丑恶的内心,天真了,殊不知,他们的内心早在米安娜面前显露无为了,什么都欺骗不了米安娜的双眼。那天我刚觉得天空的阳光分外温暖,为什么?因为你想想阳光通过那么阴霾的云层千辛万苦地来到了地面,为大地带来了光明,难道还不伟大,不温暖么;即使地上的恶魔这样毫不间断地摧残着我的肢体,但是袒露在这大地上的肢体他们却没有权力阻挡我感受阳光带给我的力量。米安娜好像听从了我的呼唤,我能感觉到那厚重而又充满着力量感的乌云冲击下来的那些雨点的力量,那正是米安娜在守护着我。
雨水的冰冷,以及寒风的凛冽并没有击退我追求米安娜的温度,反而更加让我专注于里面一丝一毫的细节,反而让我内心更冷静地分析里面那些成分含有她独有的温度;我此时觉得我应该去做一个哲学家,我要全世界人明白,米安娜的神迹,让一些活在黑暗里头的人或者被恶魔蛊惑的人感受到米安娜的存在;就算是只是在江门这个狭小的城市。
那天直到我们班长夏美第二节课下课才叫老师找到我,我记得那天我整天都是呆在医务室面对那米白残旧的天花板,班长临走前貌似回头看了我一眼,在他人的印象中她一直都是一个冰冷的人,对谁都一致,但是那天我第一次从她的眼神感受到一丝不一样的东西;令我不禁想起了米安娜,可是没多久那种东西又从她眼神消失而去了。但是那个瞬间不知道为什么,始终在我脑海里头挥之不去。

呐,听说吗,那家伙对班长好像有意思了。
诶,不是吧,这么恶心。
不就是嘛。
话说,看到他的微博吗?
诶?米安娜又怎样了?
还说拯救世界了!

米安娜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最安宁的地方未必是最广阔的地方,但是一定是最温暖的地方,你能感受到那来自上天最纯真的温暖。我已经忘记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永远离开那个地方了,它现在存在于我的记忆里头。那天我坐在搬运公司的尾坐那里,看着后方紧紧跟随着我奶奶的身影;我看不清她的眼神,也听不到她的话语,但是我总觉得那一刻米安娜会一直守护着她,伴随着那个狭小的地方。也从那一刻起,我仿佛被也带着我仅有的思念永远离开了那个地方以及那个学校,可是奇怪的是那天开始我再也没看到过米安娜了。
那天毕业典礼完后,没有人为我送别,也没有人替我祝福,只有班长给了张留言册上的纸让我填了,那天既没有人惊讶于班长的举动,也没有人耻笑与我的行为。所有一切都如此冷淡地度过了。完事后的操场显得冷清清的,满地都是被抛弃的教科书的死寂的残骸,我听到了他们在地上无声的呻吟,以及痛苦挣扎的身躯;我抬头看着天空,没有下个一滴雨水,只是满天的乌云,那云层的厚道犹如一层厚厚的钢铁隔离了阳光的照射,周围都是冰冷的空气。我才发觉我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一个人这个事实,甚至从今以后都会是,我无法直视那些一个个昔日排斥我的米安娜的“同学”以我擦身而过时还嬉皮笑脸地与我说你好之类的友好的话语。
也许从我遇到米安娜那天开始我就掉下了万丈深渊了,可是即使是如此黑暗如此孤独,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无比温暖,我现在就仿佛是吸毒的瘾君子般,一步步去享受着这奢侈的腐败的香气。当我发觉我必须要逃离这里才能够融入这凡世的时候,我已经无法离开她了。
早晨的长提风貌街吹着温和的晨风,空气里头还夹带着江门河那清新的水份;我已经想不起什么时候来到了这儿了,唯一清楚知道的事实就是我现在的眼睛依旧残留有那微微的灼热感,以及泪痕的湿润感。天空虽然慢慢地变得明亮了,我坐在这附近却丝毫没有感受到米安娜的气息,她就这样悄悄地离开了我的身边了,连一丝丝的喻示都没有;就算我在河边嘶声力竭地哭着她也不会回来了,我明明知道但是却一一地做着这一切不可能之事。
没人可找,没家可依,没人可诉,没人可听……
我在内心深处呐喊着那名字,就像和米安娜说早安那般!我仅仅唯独希望她能够也对我说上早安,可是空气中除了自己的声音在回荡外,其余的却只是那冷冷的水声,仿佛就像嘲弄自己那般。

呐,知道吗?那家伙啊,手还会抖的啊。
嘿?帕金森么?
不会吧,才这么年轻!
或者他其实就是个糟老头也说不定呢?
哈?怪不得啦,果然是个怪物啊。
对,怪物!
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怪物!

“不要再说了!!!!!!!!!!!!!!!!!!!!!”
受不了了,已经完全受不了,为什么米安娜会离开,为什么要我独自一个人面对,无法理解,完全无法理解。我不是怪物啊,我也是人啊!明明平时她肯定会替我说的,肯定会这样的,可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你要离开我啊!!
“米安娜!早晨!!!!”
……
我不知道把,早晨二字叫了多少次了,可是它却毫不留情地把我自己的声音直直地打进我的内心。

那天不久警察来到了。我才知道我老妈报警了,那之后不久我听不进太多的声音,只是把自己关进房门里头。外面的世界怎么样,已经无所谓了,母亲也好,父亲也好,怎么都好了;无论谁都已经无所谓了,可是老妈她生我养我;还有老爸每天都熬凌晨,为的就是让我读上学校,为的就是让我进监狱。呐,爸爸妈妈,我不会再让你们花钱让我受罪了,我也不会让你们受苦了,永远不会了。母亲,以后好好爱肚子里头的弟弟吧,把爱我的份也一起爱上;呐,爸爸对不起啊,什么都没有继承,什么都没有做到,很失望吧,可是我现在只是一个空壳,而且我已经无力承受这生命之重了,我要去一个美好的世界里头寻找属于自己的人生。
江门……一个美好,一个曾经让我快乐和痛苦过的地方,也是我和米安娜相识的地方,也是我出生的地方,无论大家喜欢不喜欢我,请别讨厌这个城市。请大家用心去爱这个地方,因为我都那一刻还相信,米安娜就在我们身边的某个地方。


 ~献给那个往昔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