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3145
3553145

M与她的私语

M他每天都会走到窗台前仰望夜空,虽然他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但是却不厌倦于对这些瞬间进行记录。可能和年代的久远的缘故,他最近四肢也开始不怎么灵活了,但是也还没到达那种已经要去修理厂的程度。
其实,夜空的资料他已经记录了很多次了,但是每到这个时刻他总要走出来;他甚至现在已经可以清晰地道出每一个星系的名称,有些是人类所不知道的星系。
最初的那天,他听到了一种轻盈的声音从阳台那边传过来“呐?你也在听吗?”可是当他和主人汇报的时候,他主人却说什么也没听到;他意识到不要在说下去了,因为根据他的分析,主人是的确没有听到,在这样说下去自己会有被送往修理厂的危险;于是对于那种声音他果断选择了沉默权。
可是M无论如何,都压抑不住对那声音的好奇,他无法处理、认知各种原因,M只是明白他真的禁不住要走出那被钢铁护栏围着的阳台。当M跨过通往阳台的门槛时,他又听到那声音了,他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生物;阳台的风景全部映入了它的眼帘,先是从低矮的大理石堆砌成的有一个普通茶几大小的种花的护栏,上面的泥土生长出来着一种会发出光圈的花朵,那光圈笔直地毫无变化地升上天空,他其实心里头知道这根本不是以往在书籍上看到的原始花种,而是一种混合了电子芯片的产品罢了,这样的花丛一共有四个分别按照相等的距离平放在阳台处,这样的设计自然给人一种规律、秩序感可是已经失去了花的生命意义了,因为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证明他们的点缀作用而已;接着映入眼帘则是以阳台的护栏,那是一个一米高的金属架子,而且每个框架的中间都有电子屏障,那些电子屏障是一种绝对无法逾越到外界的存在,除非真的用军事武器进行打击,从护栏眺望可以把对面一座座仿若舍利塔般的建筑,以及像雁群归来的喷气机;最后M来到了阳台中央,声音的位置确实是在这里最为清晰,可是声音的音源却没有把他引向前方,而是渐渐地把他的头引向那阴霾的天空的上方。
那是一种这个星球早就已经被遗弃的语言,而且很确切而言,在现在来说该被称为古汉语,这种古老的语言也仅仅只能单凭他那内置的记忆体才能辨认出,现代的人类而言已经无法认知了。

呐?你寻找着什么?

不知道,完全不知道;M自诞生那天起就是为了服从命令而诞生的,并没有一丝自我的意识。

那为什么你会走出来呢?

M不知道怎么答,可是不知道为何越是这样抬头看,不知不觉视野就能穿透那厚厚的云层,穿透那阴霾的气氛,接着映入眼帘的就是宇宙中璀璨的星空;而且不仅仅是那些容易目视的星云,就连那些极其遥远的星座也能一一细看,他们相互交织着,交错,甚至是照耀着M那几乎没有拥有过的内心,或者这是她想让M看到的。可是如此美丽的东西,M却无法拥有啊,或许他这一辈子也不配拥有。

简单啊,你只要不放弃拥有它的机会就好了。

可是M无法知道怎样才能拥有它啊,它只是一个机械人,只是按照程序,按照预设好的道路,预设好的工序,生活,就算是几百年,几千年都如此,它甚至看着他一个个主人死去,他也依旧在这里;看着原本一座座像巨镜般的摩天大楼变成如今的一座座高耸入云的舍利塔,他也依旧在这里;毫无变化的每一天,毫无变化的日常,毫无变化的容貌。
伴随着这无法改变的日常的唯一的恐惧,那就是进入修理厂;若果他被送进修理厂则意味着他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因为已经拥有了代替他的产品,那些更加优秀,更加优越,更加灵活的产品。然后他最终的命运就只能像L一样,他最近见到L是在替主人出去购买食材的时候,只见他那已经残缺的肢体像是一只被强行扭断肢体的禽鸟一样瘫在地上,唯一能证明他还活着的就是那一闪一闪的信号灯,以及那眼睛里泛着的微弱的灯光;事实上旧型号的机械人一旦送进修理厂就无法再吸引顾客二次使用很多顾客直接将他们遗弃在路边重新选择新的型号;那些被遗弃在路边的机械人,最终的归宿往往是“舍利塔”底下的贫民区,那里不仅潮湿,而且根本无法提供足够于机械人补充的电量,最后很多旧式机械人只剩下那永远用不尽能量的核心芯片(机械人所有意识行为的根源行动芯片),永远地停留在一个角落直接到这个世界已经被摧毁。
M他努力地观测这人类的行为,已经学会了隐瞒事情的技巧了,所以才换回了生存的代价,而且通过他临摹主人的这段时间,他已经慢慢学会了,要想生存必须要把自己的一部分可能让自己灭忙的真实隐藏起来,甚至要做出适量的欺骗手段来欺骗对象。这样想道,他越发自己距离它是如此地遥远,那不单单是星系与星球之间的距离,而是他已经深深明白等待自己的命运只会让他永远停留在此处。

知道天堂鸟吗?
这种鸟一生只鸣唱一次,当他离开栖息的森林的那一天起,就永不停歇的寻找世上最长的荆棘。当他找到时,就会将自己的胸膛朝着最长最尖的刺撞去,在最深最刻苦的痛中,引伉高歌,而这样的歌声,超越了它自身的痛苦,声音无以伦比,感人肺腑,只有这样的声音才可以驱散诅咒,超脱自己的灵魂。

什么是灵魂啊?

但是M等了好久始终没有得到回答。究竟灵魂是什么,什么是灵魂,他不明白,而且数据库里头没有这个单词,也没有解释,他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办;于是他唯有每天都来到这里等待,他抬头望着遥不可及的夜空,感受着来自遥远的宇宙吹过来的凉风;触感系统把那一阵阵相同的僵硬的触感传达到他的理解当中;他不知道人类感受到的风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但是今天他仿佛感受到和以往不一样的感触;他的认知告诉他,他凭借着以往的经验把那把声音的主人的感觉一点点地组建起来融入到那平日一样的凉风当中,他确实感受到她的存在,却不明白为什么她不再回答自己的问题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等待的岁月已经上了三百六十年了,可是仍然没有等待到那天呼唤他的声音;他的主人已经是去而且又更换了无数次了,而他每天的夜晚就像守候着一个能够带他上天堂的救世主一样,站在那无法超越无法超脱的枷锁里头,仰望着那乌云密布的夜空,以及仿佛雁群般的喷气机。
他突然想起她说起的那个故事,那个找到最长的荆棘撞去的故事,那个最深的痛苦中解脱自己的灵魂的故事,可是他知道,他无论再怎么深,再怎么用力刺进去,他所能感受的痛楚只是程序固定的;但是他也要试一试,他希望寻求那能够接纳他的地方,他不想在这个永恒的地狱里头一生如此。

他看着自己一天天锈迹斑斑的四肢,以及再也无法掩饰的肢体移动缺陷,以及主人多次向修理站打去的电话;他的心情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去往那堆“雁群”当中,那些在悬空高速公路上飞驰“雁群”究竟能够飞多远,飞多高呢?他尽他全力去想象,他能够联想到他们能够跨越星际,穿越过织女座星云,跨域银河系,深入到璀璨的猎犬座;可是就在想象的时候那些雁群已经飞往他阳台可视范围之外了。

过几天后,修理员预期上来了,并且带来了一个全新的型号;他已经不太记得那个新型号的机械人长什么样子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她的样子很像主人死去的妻子;当M和他擦身而过时,他没有和她说上任何一句话,他只是希望她能听到夏美的声音,那个女孩,那个叫做夏美的女孩的声音。
无法改变自己的道路,也只能走到尽头,他坚信对于他而言唯一的命运就是破败的贫民区,以及世界的末日。但是当修理员粗暴地把它扔进废弃堆的时候,他明白了,所谓最大的荆棘了,当他看着那个巨大的用来打桩用的机器的时候,他开始明白了。所谓最大的荆棘了,也即将迎来了解脱。
这一瞬间他仿佛明白了灵魂,以及生命的意义了,以及他所存在的意义;当那个打桩机把他的肢体打的支离破碎的以及听着他的同类发出那一阵阵程序已经写好的惨叫声的时候,当他的意识已经脱离了那个残碎的身躯的时候,他明白了他所谓生命的意义了。

因为那只是为了一个很单纯很单纯的希望和目的进发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