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SHI
AKASHI

#当我变得足够宽容#

啊二次元的东西接触多了  和三次元的人交流就觉得怎么情商这么令人心疼

我觉得这和混不混二次元没什么关系  单纯的就是无法get到我的思维和语言中隐藏的信息
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刻薄  有种五十步笑百步的感觉
但是真的懒得说话
有玩的不错的人跟我吐槽说班里同学情商低   以上帝视角来说我是觉得谈不来就干脆沉默或者说的不那么含义隽永的话之类   但是轮到自己头上就觉得有点郁闷
好比辛辛苦苦做的一道甜点  没等你介绍其中的美妙  就被别人混着啤酒一起吃了的感觉一样
哎比喻好像有点不恰当  但是大概就是这个理
但愿我不会和舍友闹不和
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