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SHI
AKASHI

粟米马赛 我已经是风君的人了

我的伞在来舟山的第三天被刮弯了伞柄  是的风就是这么强烈  我仿佛看见我的伞扬着娇羞的脸庞对我说【粟米马赛  我已经是风君的人了粟米马赛  我已经是风君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