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jx
Caijx

偶陣雨

2012-7-17, 廈門 傍晚有陣雨

貓叔在家裏剛吃完飯,看到喵姐在Q上說,“給你聼聼雨聲。”然後電話就打過來了,貓叔趕緊拿著手機奪門而出,跑到樓道裏接了電話,就聼到電話那頭說,“給你聼聼我這邊的雨聲。”然後就只聽到模糊的沙沙聲。

    “你要學游泳嗎?” 貓叔問。

“不學,呵呵,我就知道你要干嘛。”喵姐笑著說。

然後喵姐就開始講以前去泰國一個小島玩,不小心落水,從此就有陰影,怕下水,不喜歡游泳。有次和朋友去爬山,也不是很開心。

“總之,我就是很不喜歡大自然。我一定要待在熟悉安全的地方。”

    “我剛好相反,我很喜歡大自然,所以我才想要去NZ。”

“我們很不一樣。我很冷漠。對什麽都沒有興趣”

    “我也很冷,不愛説話。”

“跟我比才不。”

    。。。

“我不是跟你說過嗎,小時候我是和爺爺奶奶住的,後面才回自己家。那時整個人冷到不行,我媽說從來沒見過有人這麽冷的,從不笑的。”

然後喵姐開始講小時候住在爺爺家,不能像其他小孩子一樣放學后出去玩,而是要在家裏學珠算,看卡通也是有規定時間的。但有一次,趁爺爺睡着了,偷偷拿了鑰匙跑到樓下。

“我好像沒有什麽童年,小時候好像都沒玩過什麽玩具。”

貓叔希望自己能像多啦A夢一樣,乘著時光機回到過去,陪伴那個寂寞的小孩。

喵姐又聊起了小學六年級,那應該是比較快樂的回憶,她說她很喜歡小學六年級,她們是第一屆上小學六年級的,在貓叔也度過五年的小學裏。由於第一屆比較特殊,課業大部分都是以前五年級就學過的,所以比較輕鬆,老師管的也松。喵姐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學舞蹈的。那一年,貓叔應該已經上高中了,開始淹沒在題海裏。

    “本來我有個機會跳槽去上海,那時你也在上海讀書呀。”

    “不過我留下來了,現在我還在廈門。”

“我也在廈門。”喵姐又笑了。

這是貓叔人生中打過最長的電話,兩個多小時,打到手機沒電。這也是貓姐打給貓叔的第二個電話,如果不算昨天深夜沒打通的那個。這也是貓叔第一次聽到喵姐的笑聲,很細很細。

**************************************************************************************************
2012-7-19

下班回家的路上,貓叔突然很想聼喵姐的笑聲,想到可能說說閩南話説不定可以逗喵姐笑,於是就撥了喵姐的電話。其實每次要給喵姐打電話,貓叔總是有點糾結,因爲怕冷場。

誰知道,喵姐一接電話就讓貓叔吃了一記悶棍。貓叔聼了很久只聼懂欠罵兩個字。坑爹的廈門話。看情況不對,貓叔匆匆地收綫了。

晚上喵姐發了條短信————“你打電話找我???”。

靠,難道下午接電話的是青霞。

貓叔馬上回說————“沒有,我找罵。”

晚上貓叔外出買東西,在路上給喵姐打了個電話。這次接電話的話應該是紫霞。

    “你準備用廈門話罵我,還是用泉州話罵我呢?”貓叔相當的記仇的說。

“你還學我説話呀”

    “你下午怎麽那麽兇呀。”

“還好吧,我不習慣在公衆場合講電話,白天也沒心情。”

    。。。

“今天呀,是我在酒店的最後一天,你打給我的時候,我正跟同事在一起。”

喵姐開始說,同事怎麽請她吃飯,後面又送她回家,她又怎樣給一群90后講大道理。喵姐講起道理來有條有理,思想成熟地令貓叔震驚。

喵姐又聊到了她的小外甥的趣事,聊到了大學的老師,聊到了閨蜜,聊到了在上海喝酒的事。喵姐在電話裏和在Q上表現完全不一樣。聊Q時,總是貓叔在問,喵姐在答。而電話裏,都是喵姐在說,貓叔在聼。

“我有很多面,有時很安靜,有時很瘋狂。有時很成熟,有時又很幼稚。”

    “我也有很多面,紅燒排骨的,紅燒牛肉的,老墰酸菜的,還有廈門伊面。”

“你可以再傻一點。”

    “你知道廈門伊面嗎?”

“知道。”   

    “90后也知道廈門伊面?”

“去去去。”

    “哈哈,這個梗我要用一輩子。就算你七老八十我也要說你是90后。”

這又是一個很長的電話,貓叔從超市出來走到輪機學院的操場,又走到敬賢公園。老頭子中間打了幾次電話給貓叔,貓叔都按掉了。最後還是喵姐假裝生氣地挂掉電話。

**************************************************************************************************
2012-7-22, 廈門 晚有陣雨

貓叔收到短信,喵姐說回廈門被淋濕。

    “你趕緊去洗澡啦,要不然着涼了。”

“我不洗,咋的,反正我也很久沒生病了,反正我又不用上班。”

    “那也好,感冒了你就不能熬夜了。”

“你幹嗎這時候打電話過來,我正準備給螃蟹拍照發微博。”

    “我發現晚上10點以後你比較溫柔。我以後都10點后再給你打電話。”

“有嗎?那可能是我的靈魂吧。”

    “那你是青霞咯,麻煩你叫紫霞接下電話。”

“你在說什麽?”

    “你沒看過大話西游嗎,裏面的青霞跟紫霞呀。”

“沒看過,這種低俗的電影我怎麽會看呢?”

    。。。。。。

“我要把你拉黑,10點后打過來也拉黑。”

    “拉黑就拉黑。”

“你說什麽?再説一次。”

    “我有說什麽嗎?可能是我的靈魂說的,下次要是他接電話,你自己問他他說什麽。”

貓叔又聽到電話那頭細細地笑了。

*************************************************************
2012-07-24 晚

晚上9點多的時候,喵姐打了個電話給貓叔。喵姐居然用閩南話叫了貓叔的名字。不過貓叔還是轉不到閩南話頻道。長期脫離閩南話環境,貓叔只有在和家裏人交流,才能比較自然地用閩南話。

今天是喵姐重回老塞行動咖啡的第一天。貓叔明顯感覺到喵姐今晚心情很好。

“現在行動給新人做介紹的時候,都會說,我們行動有個傳奇人物叫喵姐,她來行動三個月就當了店長,做產品一次都沒有錯過哦,你們都要以她為榜樣’。”

“今天下班我去了趟行動將軍祠分店,因爲以前中閩店的同事在那邊,就過去看看,試了一下就發現味道不對,一問,果然,因爲剛開業忙不來,有點匆忙。”

“我發現我還是比較喜歡做產品,今天早上我看產品資料,一下子就全記住了。哈哈。”

貓叔感覺到完全不同的喵姐,這哪裏是冷漠的人,明明就有滿滿的熱情,整個人像個發光体一樣。這是貓叔願意一生守護的光。

可惜的是貓叔還是稍微掃興了,居然沒記住喵姐的農曆生日,這讓喵姐有點小失望,假裝生氣地挂掉了電話。喵姐也許永遠都不會知道貓叔很多帳號的密碼都是她的陽曆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