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2Otaku
Chu2Otaku

虽然听到放假这个消息觉得高兴,可在这之后不知道做什么,每天的日常过得晕乎乎地,大脑幻想着非日常,这行为就是脑部在做有氧运动,不同之处在于劳累同时也像是饮鸩止渴,除了进行时的满足我只能得到脑部传达给脑部的疲劳信号,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虽然是有方法宁静,可我害怕失去妄想后的生活,这是什么原因?如此渴望安宁却又渴望着不凡,人果然永远是个矛盾体,我该怎么解决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