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2Otaku
Chu2Otaku

如果用“从几乎只有辩证法的世界里绕出来发现了道德经里的‘道’”来形容《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会不会有失偏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