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tingrin
Huntingrin

速写极短篇——四季之秋

不知不觉就进入了秋天,和之前十年的秋天不同的是,我没有再去学校。
开学前一天晚上,台灯的光线泻在我小小的房间里,在发潮的地板上,父亲在我面前跪下来:
“对不起,阿笑,我没有能力再供你上学了。”
父亲从年轻时便开始经营的肉摊最近生意惨淡,究其原因便是附近大型超市的开张,因为政府的补贴,超市的蔬菜猪肉等对比菜场有了明显的优势,加之超市看起来干净卫生一些,从春至夏,再到入秋,原本熙熙攘攘的菜场如今生意萧条,有一半摊位已经消失不见。
蚊虫在灯光前来来回回,地板上的霉斑也清晰可辨,我将目光放在这些东西上,不愿意直视父亲的眼睛。对于这件事情虽然早有预感,却不曾想到来得那么突然,在高三就要开始的时候,求学的道路就此堵死。
我知道之所以父亲之所以在暑假的最后一天才告诉我是因为整个暑假里,他并未放弃希望,肉摊的生意虽然不是很好,但他依然努力的对每个客户报以微笑。相比已经放弃的同行,父亲依然坚守在岗位上,相信有一天情形会逆转,重新过上原本的安稳生活。
但奇迹并没有发生,肉摊前门可罗雀,菜场冷冷清清。
长时间的,父亲跪在那里,低头不语。望向窗外,不知名的鸟影摇摇晃晃的向遥远的星空飞去。电线杆割碎了霓虹的光晕,一轮明月模模糊糊的挂在视线的角落。感觉什么东西随着重力落下来,许久后发现是父亲的眼泪,不曾有父亲哭泣的记忆,但今天,生活重担之下的脆弱再也掩盖不住。
“对不起。”

第二天开始,我就在肉摊帮忙,菜场里很多人已经不再关心生意,而是悠然闲聊起来。许多人的摊位缩小到只用一块防水布,只有父亲这里依然保持了原有的规模,这是没有放弃的表现。
母亲去世以后我便经常来菜场帮忙,近旁的摊主和卖肉的业务十分熟悉,但没有生意的此时,大家一脸无奈之余只能苦笑几下,说些不痛不痒的话。
前几天,有一个记者来过,说是调查一下这里的生意,报道以后可能可以提升人们对老式菜场的关注。我才不相信这种屁话,人们最多感慨一下“啊,菜市完蛋了”,一样还是到超市买菜,讲这是时代的进步,进步什么啊,那里的牛肉水分这么多,哪有老孙的好,对吧,阿笑?
对我这样的提问只能“嗯嗯”的作答。我未曾看见什么记者,他们是否真的来过尚未可知,可能只是无聊中的小贩们给自己的心理慰藉。如今除了做生意的,来菜市的只不过是一些老主顾,都是些上岁数的人。时过境迁,他们的子女悲大概都会流向安装了中央空调、四季常温的超市,而不是散发些许腐烂和潮湿气息的菜市场吧。
快中午时才做第一份生意,我微微叹口气,擦擦额头的汗珠,入秋并不代表天气马上凉爽下来,燥热感反而更胜暑假,或许这就是工作的感觉,即使没有做什么事,也会挂上莫名的疲倦。
正这么想,一个熟悉但违和的身影出现在摊位前。

这天只有我守摊,父亲出去找别的活计。来到我家摊位前,她瞳孔中映着的,只可能是我的身影。再也熟悉不过的人,我却不敢和她凛然的目光对视。
为什么不去上学了,明明成绩那么好。问了我如果见面,毫无悬念一定会问的问题,尽管不会嫌弃自己家里的贫穷,但真的要回答这样的问题时,不适感依然在心中的某个角落涌起。桌案上,苍蝇在猪肉上呆一阵子便觉无趣,远远飞走,阳光透过破旧的顶棚,成线条状打在桌角与地面。
不是很明显吗,现在菜场都没有人来。没有人照顾生意的话,我家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交不起学费,也买不起教辅、试卷和练习册。可能圆规和水笔都要比对哪家更便宜吧。
你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状况,从来没有在我们这种家庭生活过,你不会懂的吧。
一个字一个字的,将这些话说给同桌了两年的女生听,好丢脸,但却是不得不吐的言语。她的一脸错愕在意料之中,我还从未以这样激烈的语气对女生说过话。
何况,是我喜欢的女生。
抱歉了,玲。

父亲回来的时候满脸笑意,带回的好消息并不是找到新的工作,而是他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是律师,那个人说,如今超市兴起是政府希望加快城市建设的行为,但如果有底层市民激烈反对,政府会不得不考虑后果,迫于压力作出妥协。
我们只是要反抗。父亲说。
那之后,我继续守摊,而父亲开始劝说每一个摊主加入抗议联盟。有些人已经决心撤离这里,对父亲的建议并不热心。联盟的骨干是我从小就熟悉的老摊主们,他们大半的人生都在这里看人来人往,已经不愿意再作出改变。
菜市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父亲的足迹。不远处的铁轨,火车经过时会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就在这样的噪音里,父亲扯着嗓门和一个准备关门的干货商争吵。天空中白云似乎都溜去纳凉了,只剩下一片湛蓝,抬头仰望的我,只愿未来能像天气一样晴朗。

去抗议那天,我们举起牌子,拉好横幅,扎上统一的头巾,身穿定做的T恤在市政府门口静坐。一开始他们只是想用保安来驱赶我们,发生一些肢体冲突,大家的情绪愈发激烈时,领导们才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赶紧叫电视台停止拍摄。
让我意外的是,玲也来到了现场,她拿起手机,从各个角度拍摄照片,发上微博。虽然不知道这样是不是有效果,但从她的笑容中似乎可以感觉到,能够帮上我们,她很开心。
政府的大门十分气派,大理石们被堆砌成凯旋门的模样,门上几个大字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与电动门一样紧缩的,是门口低级官员的额头,他不停的摆弄手机,急切的说些什么,然后冷冷的看我们一眼,又对保安手舞足蹈一番。
经过一开始的冲突,我们这边反而冷静下来,我将自己写的请愿书递给了距离保安,虽说对自己的字并没有信心,但菜场的大家之中,会写字的已寥寥无几,高二肄业的我已经算高学历,这个任务理所当然的归在了我的名下。
经过早晨的凉爽和中午的炙烤,终于临近黄昏时,市长出现。他告诉我们政府一定会好好考虑我们的意见,今天大家都累了,早点回去休息为好,这样下去也影响大家的生意……
已经没有什么生意了,没有什么可以影响的,我们需要明确的答复。父亲如此坚定的说。
市长面露难色,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如此捱到华灯初上,大量的警察来到这里,冲散示威的人群,市长拿着喇叭,还在重复刚刚的话语,政府一定会为大家讨回公道。
一天的疲倦使所有人无从抵抗,一个个遣返回家,父亲情绪激动的靠近市长,被警察拦住,拉上警车,我则护住玲,从小巷里离开那里。

微博也被删掉了。几天后,玲这样跟我说,泫然欲泣。
父亲在警局呆了一天便放出来,继续守着肉摊,惨淡经营。
警方开始在菜场附近布置警力,禁止十人以上的集会。父亲更是被严密监控,吃饭时都发现有眼睛一直盯着他。于是吃完索性散步到很远,让不经常锻炼的警察也吃吃苦头。
自然,政府没有给任何回复,抗议失败了,但生活还在继续。

附近新建一座家具城,开业那天,烟花鞭炮齐放。城市快速的变化着,崭新的东西目不暇接。
大桥上灯火通明,我和玲站在那里看烟花缓缓飞上天空,然后绽放出瑰丽的火焰花纹。我们的手牵在一起,大概不久之后,我就会永远失去现在感受到的温暖。
阿笑想考什么大学。她问道。我帮你实现梦想。
我的愿望是厦门大学,我想看见海和帆船,海鸥摇摇晃晃的撞向地平线。不管世界怎么改变,大海和潮汐还是原本的模样,可能海平面会上升,但深海自由自在的鱼儿不会随岁月的变迁而迷失方向,闭上眼也不会,睡过去也不会。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们的嘴唇重合在一起,夜空中,划破空气的声音之后,是轰然而至的绚烂,好希望能按下暂停键,将人生定格于此,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