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tingrin
Huntingrin

池袋西口公园

作为高中以来给我带来最大震撼的小说,我却始终没法给池袋西口公园写点东西,哪怕是读后感都写不出来,其实想来是我不想写,不想去评价。对于我喜欢的东西大都是这个态度,比如clannad,比如《三重门》,比如新海诚。
那么今天写的原因是,看了两集改编的电视剧,在我心里,先入为主的就已经把剧集置于小说之后,那么也许很不错的剧本分镜也会被我刻意的挑出若干瑕疵,像剧情太赶啦、快速剪接莫名奇妙啦、人物改变过度啦一类评价就迅速在脑中浮现。凭心而论,池袋西口公园的电视剧很优秀,即使说剧情赶(其实这是不可避免的),但细节还是尽量的忠于原著。当然,池袋国王安藤崇的人物修改让我没法接受,本来很有男子气概的人变成娘娘腔,而且,这样一来就不像国王了。
池袋西口公园的每个单篇或许只像是一个猎奇故事,看久了之后发现,用时代浮世绘来形容它还略显苍白,最近看的两篇是反自杀俱乐部和电子之星,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癖总是容易成为人们瞩目的焦点,专家也乐于分析这样那样现象(比如集体自杀和自残表演)下的社会问题,动辄谈起弗洛伊德和荣格。受害者的家属、亲朋或者其他相关人员,受到同情或唾弃,感情浮于表面,转瞬即逝,他们从来不是主角。
而池袋西口公园则以真岛诚的视角将这些人推向前台,黑暗世界中,弱者、罪犯中,总有闪耀的人性光芒。大好人真岛诚不说,在社会底层的G少年、黑帮们,虽然在一般人眼中(或者说是政府宣传中),他们不过是社会渣滓,杀之而后快。但在池袋,正是底层的他们构起一种纯粹在义气上的正义,他们每个人都偏激、缺根弦,但却拥有衣冠禽兽们稀缺的正义感和勇气,当他们的领导是真岛诚、安藤崇这样有思想的人物时,他们也会成为平衡社会不公的重要筹码。
进一步说,记得蝙蝠侠的漫画里曾经表达过这样的意思:犯罪并不是源于社会不公,而是社会的一种惯性。民众的安全感往往反而是从犯罪本身上得到的。当犯罪成为习惯,民众对于犯罪的态度也渐渐变得麻木,就在池袋西口公园的第二集,不是也有女生说,受害者活该,只因为受害者参加援交,也一样有人在用他人的不幸发财,并套上冠冕堂皇的理由。当整个社会足够健全,事情之间的联系日渐紧密,犯罪不再是小众现象,从小民到政府都有做流氓的可能,只是舆论的导向会不同罢了。结果往往是窃珠者诛,窃国者诸侯。犯罪被做大之后,它的舆论导向也就改变,成为理所应当的事情,民众也就坦然这样接受了。
好在,池袋西口公园里的少年们回到了原始,他们永远在最底层,也就怀有最淳朴的情感,行事鲁莽做事脱线固然是他们的顽疾,但是有吉冈这样的警官在,还担心什么呢?这种微妙的平衡,也是混混和警察之间的默契吧。
最终,真岛诚还是西一番街卖水果的真岛诚。
人,也还是最初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