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
Iris

Road说,季小昔同学,你什么时候来上海呀。
我说,我现在很穷,我哪儿都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