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Due
JaneDue

度我咋舌→_→合作式婚姻

<(‵^′)>···o(一^一+)o···<(‵□′)/···(/ □ \)···((‵□′)) ··
“我不骗你;我有婚姻恐惧症;我结婚是摆脱压力,需生个孩子……”济南一家媒体上出现了这样一则征婚广告,让人看得一头雾水。征婚者贾新(化名),他30多岁,谈吐清晰,思路敏捷,只是婚姻观点和一般人大相径庭。



贾新说,刊登这样一则征婚广告,是因为他是一个独身主义者,周围的朋友都知道,只有他的父母被蒙在鼓里。小时候,父母经常吵架,这让贾新的心灵蒙上了阴影,从此萌生了独身的想法。看到他成年后一直没有恋爱,父母着急了,不断催促他。无奈之下,贾新就想出了一个“合作式婚姻”的办法:找一个和他有相同想法的女独身主义者,维系一个没有感情的婚姻,在经济上两人要实行AA制。





贾新说,此前,他已有过一次“合作式婚姻”。1999年,他的单位最后一次福利分房,由于房子只分给已婚职工,于是,他刊登了征婚广告,声明自己想要一个没有爱情的婚姻。他接到了50多个应征的传呼,见了三四个应征女性,有一个和他挺谈得来,后来两人还有了感情,但贾新和对方都觉得违背了“合作式婚姻”的原则,就分手了。{PS:有感情了不挺好的吗?真是没事找事做······ψ(╰_╯)}分手后,他再次刊登征婚广告,和另一个应征者结了婚。但这段婚姻也没有维持多长时间,一年多以后,两人离了婚。



贾新说,他有社交恐惧症。再婚的妻子最好是外地的,这样,他就没必要经常去对方娘家。所以,他坚持再婚不娶济南女性,并把这一条写到了征婚广告中。“婚前财产公证是一定要做的”,贾新说,“而且婚后经济方面要实行AA制。”贾新认为,既然是“合作式婚姻”,就意味着两人只是合伙人,不是一般的夫妻,生活费用就应该分摊。



贾新说,他争取春节前把“合作方”领进家。征婚广告见报两天后,已经有二三十人跟他联系,他也确定了三四个能见面的。如果实在没有合适的,他会降低自己的征婚要求,首先会不再限制对方是外地人。其次,不实行AA制也可以,但是对方一定要能接受没有爱情的婚姻。
PS:这人真有问题,就像个只会“造人”的机器!(#‵′)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