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Due
JaneDue

最恐惧的不是等待你的疼痛,而是好不容易修得今生的擦肩,我们却彼此辨认不出。

在暗夜,抽光了剩余的几支DJ,又下楼买了普通味道的520蜡烛。      没有光,520优雅的外形也失去了具象的意义,在我的手里一根接着一根,每一寸,竟然可以听到燃烧时候“滋滋”的声音,仿佛痛苦在呻吟。            很忧伤。      


在这住处,即使点亮所有的灯光,也是昏暗不堪,靠近窗口,看见影子被外面车辆驶过的嘈杂搅的摇曳。我厌倦了动荡和变迁,厌倦了纠缠、否定和拉扯,厌倦了人情男女的缭乱,只想能平躺身体、放缓呼吸,哪怕这一刹的松弛,就叫眼泪决堤。




最恐惧的不是等待你的疼痛,而是好不容易修得今生的擦肩,我们却彼此辨认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