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mine
Jasmine

偏见

想象中形成的偏见是所有偏见中最可怕的。没有任何事实做根基,偏又蛊惑力强悍。例如今天,接到某李总的电话,讶异发现原来是很有礼貌很不盛气凌人的一枚,我脑海中那个“本该”傲气虚伪的假想人呐?
又想起那次和狮子一起听“跳出思维的墙”的讲座,关于事实到底是什么。一天中有多少次的不满、不屑、恼怒、烦闷是源于事情真的很恶,又有多少是被自身的偏见所左右了呢?又例如今天(哈今儿是我的自我检讨日)中午,另一个某李在午休时很没有礼貌地进来俺们的办公室交代下午的工作安排,那时俺的小火苗呀在心里默默地噌噌地燃烧:这大中午的,有那么急茬嘛!结合一贯认为他是个自我、没教养、很烦人的人,那一刻,我认定他这次又是神经搭错了。最后的最后,他说:就先这样吧,我出去办事了。
原来,他是要马上出门,不得不来中断其他人的休息。一瞬间很内疚,他应该也知觉我紧绷的脸和没精神气的应答,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走的时候似乎还有点讪讪的。忽然反思,我是不是有点太因为自己是干活最多的那个,而侍“活”欺领导了。很傻很一根筋。而最重要的是,究竟有多少时候、多少事情,我是在因为偏见给自己添着堵、混乱了判断力。
能看见事实的全部有时需要时间、有时需要机会、有时需要运气,也许能做的,就是让定论和脾气来得再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