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cy
Mercy

写入党志愿书的时候我心中不断地重复着“尼玛!这根本不是我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