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cy
Mercy

无题

下午睡起来之后去华堂买副耳钉,顺便去趟超市。听着Cranberries的歌儿,在车站等公交车,脑子里是最近看的那篇“一个人住的第三年”。那篇短文感觉是淡淡的,里面描述的那种场景我并不是很能感同身受,我现在住宿舍吃食堂,没有文章里面那种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喝醉酒的经历。但是我还是想起来自己一个人去上班挤地铁的小辛苦,还有晚上从地铁站里走出来感受到的那股清凉。
买完耳钉之后逛超市。我推着手推车买酸奶买面包,还在摆着各种调料的货件前仔细寻找有没有鸭血粉丝汤的半成品(=_=)。我想着也许以后我毕了业,开始自己生活的时候,就要在超市菜市场里买这些生活必需品了吧,柴米油盐。
从华堂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很黑很黑了,我怪自己出来的时候偷懒没有带伞。快步走进公交车站之后就开始掉雨点了,我看着地面开始斑斑点点起来,期盼着车赶紧来。
然后车来了,我顺利的回到了寝室,坐在椅子上开始一点儿一点儿的吃掉买来的乳酪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