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LLLN
NELLLN

记得小时候,每次和别人分别时都会很注意的说“再见”,而非“拜拜”。即使有的时候一时口滑,也会再改正的说一遍。同时,也会对对自己说“再见”的人抱有莫名的好感和安心。总觉得,“再见”这个词很温柔,温暖,给人一种美好的希望和再会的愿景。但如果说的是后者,我就会担心再也见不到对方,会很害怕很害怕……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不再在意这种事情。“拜拜”十分顺溜的脱口而出,甚至觉得“再见”这个词有点矫情。从何时起的我,不再害怕分别了么? 并不是这样的,依旧担心着,恐惧着。只是知道这些相遇和分别都无可奈何,拖延过久只会让人心生厌烦。并不是抱着“我们一定会再会面”的信心和幸福离开,只是一遍一遍地催眠自己,使自己麻痹……心中却更空旷的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