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LLLN
NELLLN

“失了可惜”和“有没有也无所谓”之间,自己又能作为哪一种类而存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