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LLLN
NELLLN

喝酒吧

忘不掉啊。
那条路我又走了一遍,走的更弯曲,更长,更久。
我笑自己因为一条错误的平行路几乎哭了出来。
我应该这辈子都不会碰烟,那么,就喝酒吧。没想到自己也会买这种东西。想来,屯几瓶在身边随时可以喝也不错呢。
没探过底,但是酒量并不是特别差。一罐仅仅160ml,14.5的梅酒绝不足以让我有任何倾斜——我还要自己走回去呢。闻着一点也不强烈的酸甜气味,体会每一次动作时伴随着胃的新的热度。神经上微微酥麻,可一但意识到这一点,那小小的酥麻带来的快感又消失殆尽。真是没有情调的人。
为了赶上末班车和寝室最后的热水,我上了回程的公交。眼看着几个小时步行的成果被一瞬间秒超,我脸上应该在很难看地笑着。最后的路我走的歪歪斜斜,尤其在天桥上,一个台阶甚至走上两三遍。并不是醉到不能好好走,走的也并不费劲,只是像另外一些神游天外的人一样,把本来就不用很多的注意力也从走路这件事上移走了。毫不控制自己的身体,摇晃着,飘浮着,任本能牵动那具还算灵活的躯壳。
不管怎样还是要回去的,不管是家还是寝室。不过如果我能住在朋友或别人家,也许我能够几个月都不回去学校。毕竟还是需要一个能够睡觉,能够洗净自己的地方。管那个地方叫作“家”,还是“归处”什么的也只是给自己一点安慰吧。反正那个地方只有自己一个人。
你知道么,洗澡前后的体重有时会相近两公斤!我才不信一个天天宅在空调房里的人身上会有那么沉重的汗和泥,也许是心情和灵魂的一部分吧,洗澡过后总会感到轻松不少不是?洗净自己是很重要的,为了让自己从这样那样的思绪中暂时脱出。

我想,那种恼人的情绪是不是就叫作“喜欢”。但我的“喜欢”已经变质太久。我太想好好正视那份喜欢,太想对那份情绪认真负责,反而开始逃避。暧昧之时,相互接触试探之时,我不敢轻易做任何承诺。我等待,等待确实自己的心情,否则我没有胆量踏出那充满疑虑却也许满载着幸福和惊喜的一步。那不就是胆小鬼么。
即使现在说出也太晚了吧。一年半了。

天说变就变了。下午那让人感到全世界恶意的热度突然间被狂躁的风扫净,树叶一不留神就被连根卷起,再砸到路人脸上。雨还有点矜持,被闪雷吓了几下才星星点点地飘落,被风一吹就又感觉不到了。洗澡出来,雨被不间断的雷调教地放荡了很多。窗外,水声如注。 
用饮水机里的水涮了涮喝空的酒杯。嗯,淡淡的,可以续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