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LLLN
NELLLN

直面问题

我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关于父母和自己的问题。并不单是自己和他们交流、相处方式的问题,还有我的成长,能不能追上他们的老去脚步。  
白天的时候随便问姐姐,她现在工资多少,然后随意地抱怨了下还没毕业只能实习打白工的自己的近况。又问了问她工作几年,和哥哥重考大学同年毕业的话,四年了呢。之后她开始说起了这一年带她父亲去看的电影都不太成功,今年会再接再厉什么的。那样子,很是羡煞人。 
家里的同辈们,处的比较熟的姐姐和妹妹和父母的关系都不错。妹妹和她父母虽然总是哭哭闹闹,加上她性情古怪,却总还是腻在一起,欢笑也不少。姐姐更是不用说,手挽手,撒个娇更是常事。我在家虽然不吵也不闹,说什么做什么,自己各项成绩也尽如人意,可几乎从来不与父母多说些什么,更没有那些肢体接触。 
父母都是家里的老大老二,要我很晚,年纪也都不小了。父亲那边的同辈们大都结婚生子,至少也有了稳定而收入不错的工作,没有任何再需操心的事情。母亲那边的同辈,比我大的都有了工作,关系近的姐姐虽然还没结婚,也有闪光弹可放。我很想给父母买个字大的手机,带他们去外面吃顿饭,带父亲去看看电影,给母亲买买衣服和护肤品——可是我没钱。很多东西还有些懵懂,家里还提供着自己每月的生活费,即使他们已经双双退休。我家只能越吃越穷……我想,等我到姐姐的程度还有多久呢?等我长到她现在的年龄,是不是就可以像姐姐的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正好有着不错的事业和稳定增长的收入,就可以完成我以上的愿望了呢?可是真到那时,本来就比其他人都年长些的父亲就七十了!母亲也六十余岁!谁敢保证他们还能清醒地在影院坐一个多小时,谁会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大步流星地向前走路!姐姐的家庭模式不适用于我,一般的其他人的成长也都不适用——我太急切了!我几乎一刻也等待不了!父母与自己的年龄差距将近两代人,待我像大多数人一样按部就班慢慢成长起来,他们却有可能再也享不到孩子的果实。 
我很害怕。 
姥姥姥爷前些年相继去世,这让我在面对自己父母时有些无措。渐白的头发,粗糙的双手——这些被大家说了一遍又一遍的讯号其实我很早就注意到了,与之相伴的还有老花,手抖,凉膝盖等等……我一直不敢直面这些问题,稍稍碰到就立刻要哭出来,写到现在已经停笔好几次,完全看不情东西了。母亲是个挺不甘寂寞的人,退休后迷上了爬山健身和观鸟。一次吃饭时她无意说,要保持身体好,这样才能不给我填麻烦。那顿饭我已经不记得是怎么结束的了,嗓子哽的生疼,才没能在饭桌上哭出来。简直是一点家庭和老人的话题都碰不得了。 
但即使眼泪鼻涕如何控制不住,嗓子哽咽的多么厉害,我也要把这些写出来!为了强迫自己直面这些问题。 
我要拼了命的长大,在心智上,在经济上。 
我要改善和父母的关系,更加主动地。从自己做起,主动地多说,主动地发起第一次碰触。

可其实多说些什么,我却并拿不准……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我没有资格让他们忧心。一直以来我选择报喜不报忧,不管生病还是心情糟糕他们都不会知道。大概是我总是克制的太多,生怕不好的消息走露半点风声,即使是喜讯他们也不会知道多少……生活的细节还是多多说吧,即使会暴露些什么也没关系,他们终归是我的父母。
戳多了,结痂变硬了,就好了。痂总还是会掉,下面还是原来的皮肤。 
要常思考,好好思考这个问题。为了我,为了我的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