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LLLN
NELLLN

当时是因为从师哥那里二手了mp,偶然在便签里看到他为姐写的给父母的信,才知道他俩的事。下午师姐敲我问还留没留着那封信,我确实有点记不太清了,不过看来是被我删掉了。有点可惜没能给她,能做记念也是个不错的事情;而能够加速姐抬头前进的步伐便是更好。都是有认真用过心的人,没谁能那么快的脱出来吧,没能很快恢复是正常现象,会好的,慢慢来,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