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LLLN
NELLLN

又一个月

看了下日期,刚好一个月没来了。
这一个月我一直在工作室干活,临时的,因为再两三个月就要去一次较久的旅行,没想着回来后哪家公司还留着我。
明天要比赛,要用的装备都在家,这才久违地从信息交通各种不畅的大通州回了下城。妈说,爸又去拍照了,不知道今晚还是明天能回来;妈还说,马航又出事了,还特地打开了电脑让我看了新闻。加上地铁途中无聊牵了本冯唐的书看,这才恍然到,我貌似已经隔世好久,现在的世界都发生了什么,曾经朝夕相处的人们都去了哪里,已经全然不知了。这一个月里,我每天只在工作室涂涂画画磨磨粘粘,有时和小摄影黏黏腻腻你侬我侬……有些事情发展了,而我自己又好像还在原地没有挪窝。
我其实一直没敢说我在什么地方工作,只说在公司实习,妈哪晓得我连张桌子都不得,坐在地上,风扇的死角。她问我,为什么要在公司,电视台有什么不好。我说公司自由,国家单位只要进了就别想别的,工作到死吧。而我正在鲜衣怒马走天下的年轻,若是整天被圈在单位,多可惜。这到是大实话,妈也只得同意。
我也一直没说和小摄影交往的事,他们连我有了男朋友都不知道。我也着实是害怕,害怕自己动摇。父母的一两句话在我心里都是一把刀,说不定就斩了还没烧得太旺的火苗,我不要。现在,我还想要和他在一起。所以,等一等再说。虽然不知道这样到底对不对。
这段时间里我没怎么想我自己的事,因为有点忙,分不开神,脑子实在不够用。之后还要替马上手术的小伙伴上比赛,又是两周的时间支了出去。只有在看书和电影的时候,脑子会有那么一瞬属于自己的空闲。果然文化艺术这种东西就是闲了之后才能产生的。
今天把小摄影拷给我的两个片子都看完了,《横道世之介》和《白日梦想家》,都很可爱。前者照映了一些特别的状态,后者让我想起以前的撑满梦想的轻狂。曾经我敏感细腻,很多事情记得住,很多感情会表达……也许总是不能得到和期许相应的结果,总是感到累和受到哪怕只是一点点的伤害,让我想要麻痹自己,想要忘记,想要糊涂,想要不再清明,想要变得庸俗,想要不再难过……但每到这时,又总是有东西刺激着我再次打开已经生了锈的心门,后悔、痛苦、喜悦让我不知所措——虽然和电影没太大关系,关联到自己的话,简单来说就是这些内容。
今天的时间不够了,放东西的时候简单来写一下,要迟到了,收拾出门,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