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LLLN
NELLLN

前几天一次傍晚很难过。本来打算去找小摄影玩耍,记得自己刚好有两副万智能带过去打,就翻箱倒柜了一番。但是只找到了一副牌;另一副,全部包上牌套的一副,带我入坑的一副,不是自己花钱的一副,师哥送我的一副,找不到了。怎么也找不到。我把屋子里每一个可能的角落都翻遍了,找不到。我很难过,即使过去了,我真的很珍惜能够留下来的无伤大雅的那一小部分东西。意识到我是在为师哥难过,心里又生复杂纠结愧疚之情,就更难过了。小摄影电话来,我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却猜出八九。本想如实告诉他,可既然他东想西想说了那么多,那我还是安静些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