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gen
Photogen

七夕随想

高三那年的七夕,我专门跑到蜀山下的荒地里看牛郎会织女。
那时候完全没有对天文的喜好,这种“观星”的热情大多也是因为同年7月时著名日食的余热的影响。
我没有带设备,当时连星星都不认识,怎么会知道博冠双筒,指星笔还有活动星图呢?
完全是裸眼的观测,用“观测”一词显得过于郑重了,那时我只是在数星星玩罢了。
那块荒地虽然没有人烟,一片黑暗,但是瞭望过去的远处的天空仍然被城市的灯火染成了酒红色。
即便如此,我还是幸运的,看到了银河。
不可思议,就算在天文吧的老牌观测者们眼里,这也绝对是不可思议。
被光海渐渐吞噬的城市边缘竟然也能看到银河吗? 
不过必须承认,星光被削弱的很厉害,完全没有将人包裹住的压迫感。
就像是隔着玻璃看着一头凶猛的野兽一样。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回到家以后我就开始翻星图,每天拿星图对照着天空指认着每一颗看到的星星。
即便如此,我依然保持着对星空的敬畏,越是敬畏越想去了解,越是敬畏越想去靠近,越是敬畏越想触碰。
……大概是因为这凶猛的野兽也无疑是美丽的存在吧。




我转头看向窗户,窗户外面是静静流淌的小河,与其说是小河不如说是这个城市并没有什么像样的水路所以这样的水道才被称之为小河吧。
日落时分,太阳早已消失于地平线上,残留的光亮投照在云层上,象牙白的残光被越来越深成的夜幕慢慢逼退着。 
今天是七夕,如果不是某个帖子恐怕这天就会普普通通地过去。 
事物的意义都是人来赋予的,我更加坚信了这点。
手机恰到好处的收到了来自某地的朋友的慰问“我这里已经是晚上了,七夕快乐” 
“嗯……”
我撑着头看着窗外的天空,等待着所有的白天都被黑夜吞噬殆尽的那一刻。
父母都在忙着自己的工作,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月亮被墙壁挡着,我对着它的方向想象着七日月-上弦月-----将夜幕割裂的镰刀。 
今年恐怕是无缘得见到Lyraα和Aquilaα的相会了。
不过这样也好,每次看到满目繁星都会觉得自己是空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种感觉用不文艺的说法讲大概是寂寞。
窗外的天空被夜幕色占据,然后又染上了淡红。华灯初上,果然纯粹的夜晚是和我无缘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