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Time
QueTime

【劍三那些事】劍風不留人

總感覺還是記錄下比較好。於是趁著小號在掛世界日常的時候寫點新近的故事。

新練了個明教小號,前兩個號都是自己任務上來的,第三個做完門派任務就懶得動。明教號真是很好升級,一路上照著怪臉上砸就行,不行就隱身,難得掛幾回,摔死比較多。
境遇比練萬花的時候還要淒慘,不僅路上看不到幾個小號,練組隊都沒有。



有天在明教發呆望著風景郁卒,就世界上嚎了一嗓子:找師父,不用給裝備帶級,能聊天發呆看風景就行。唰唰唰一堆密聊+收徒請求。
婉拒了一個收親傳的號,有天做茶館的時候看見這個ID摔死在自己面前,剛想上去縫就自己起來跑了。
拜師接受完一看面板,一個七秀一個五毒一個唐門,當時就有點嘴角抽搐……我應該把自己門派寫出來……
七秀第一時間問要不要帶無鹽島(當時37級似乎),那時候磕著雙倍丸子任務,壓力不大,就說不用了自己任務升級也挺容易的。師父表示那就自己任務也好。這是大師父。
二師父是個五毒,當時看見收徒信息就點了確定。一看我上面有好幾個徒弟,不知是親友小號還是其他真·徒弟。
三師父是唐門,PVE田螺。大師父和三師父暫時就只有我一個徒弟,師徒面板的顯示。

前兩個號都沒拜過親友以外的師父,對於劍三的師徒系統確切來講體驗不深。
雖有熱情,實質很淡漠。
要是所謂拿師徒值或者飛機票也不是很有所謂,前提只是找個可以說點話的人。
隨後幾天發現,三個都是PVE,在線就是在各種本,以及因為是小號,上線時間總是在清完大號日常任務再去練級,通常看見師父們的上線時間都在一小時以前。

那天拜師了以後,三師父直接拉去會見師兄,說自己上線不固定,就說你們兩個互相照顧下,有什麽找師兄。忍不住想起那時拉著師父去會見已經畢業了有了破軍的師弟,說師弟有什麽事可以找我。
很強烈的對比感。
師父要帶本,本來一樣婉拒了,後來師父堅持,就同意了,而且田螺唐門,帶起本也比其他職業容易。
別人的好意就收了,死鴨子嘴硬也不是好習慣。
被問是不是小號,回答是的,稍微也聊了下PVE和PVP。聽了我說打算PVP,就說自己是PVE,PVP的可能教不了,我又是明教號,我說沒關係,我有能討教的人。師父說認識一個挺犀利的明教,不知道有沒有A了,不然可以教一下。
其實很感動。包括後面師兄說養了馬送我云云。
倒不是金錢多少,自己也有大號,要用金的話也不缺。
好像這種純粹的師門間的聯繫感體會很少。
那天看師兄和師父聊天,就感覺這一對師徒是另外一番有愛的模式。兩個人也有交流現實方面的問題,不像師弟和師侄幾乎是純粹的二次元,偶爾會帶到一些現實的吐槽,比如加班。挺不同的。
那天看時間已經有些晚了,就說帶完這輪就可以了,師父說沒關係,帶到整級就好。
然後一邊吐槽唐門真是帶級利器一邊看師父的帶級方式。
其實還沒完全把自己當徒弟。

後來幾次見到師父的位置都是在各種團本里。
師兄每天上線都會來問好。問要不要帶級。
大概被我婉拒多次以後,說了這麼句話:
“別不好意思,不想任務升級就找我帶你刷本升。不然你拜師為了什麼呢。” 
於是也不推辭了,“哦好,那我做完門派任務就讓帶。”
 “你也別怪師父,他挺忙的,沒什麼時間帶你。”
 “沒關係,我知道。”
 “師父也是個敗家子,在我身上花了好多。” 
“我和師父雖然不是土豪,但不會虧待自己師門的。”
 “錢不夠就問我要。” 
然後就交易給我5000J。
小號其實也不缺J,錢多錢少都是心意。


到這時好像有點能理解爲什麽師弟對師父的怨念始終不減,還有熱衷帶徒弟,以及後來不斷拜師等等。摸爬滾打久了,完全沒在意過要人帶這件事。任務累了就不做,再偷懶點直接交給代練就行。頭一回體驗到原來師徒是這麼回事,被人拖著升級好像從來沒有過。即便當時叫著快點滿級也是任務過來,做不了就放棄。
大概師弟比我還不幸些。過不了的任務可能就真的找不到人幫忙。
練到這個明教號,很多東西都變的也許只能靠師徒才能聯繫起來。
至少這個江湖,我曾獨自闖過。


其實有時候也覺得,爲什麽不珍惜,大概是完全沒想過要珍惜吧。
所以那時說,一個人再怎樣努力,也只是一個人的努力。
我不會矯情的說爲什麽和當初答應好的不一樣,只是什麽都知道,什麽都不說而已。
畢竟,人心留不住。隨他去吧。原來就只是去多聽一些故事,多看一些風景。
不知道是不是危機感,這個明教號真是備受寵愛。然而時常會想起和五毒號生死不離的小蘿莉,我們一起跌跌撞撞走過的升級路。并沒有什麽不同。五毒騎的馬還是小蘿莉養的綠螭驄,五毒的馬廄里一直放著大師父給的浮雲。不像現在,那時候龍子還不多見,馬草還不用喂,養馬不會生病。
和師兄聊起PVE,發現真是離開太久,或者說一直都沒真正PVE過,世界很陌生。
說好的團本,也許只有和下一輩去實現了。
答應過要成為的犀利大奶,五毒的裝備快淘汰了。
現實很殘酷。
“師兄帶你去打。”其實該說謝謝的。但是忘了。
爲什麼練小號,因為可以專心埋進自己的世界。
其實後來師弟也說可以帶著去打。
但是,連萬年遇不到徒弟的我都接連收了兩個徒弟,恐怕真沒精力重新學習PVE了。
曾經收藏過的攻略看過的視頻,都忘得一乾二淨。
以及,你們還是帶徒弟吧。頑強的要命的我還是混跡PVP好了。
雖然打團本的心不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