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mary
Rosemary

高中时候一直会想象一个场景,妈妈来学校找我在三楼教室外面的圆盘处,告诉我外婆走了,最严重时候想到这个都会哭。后来去外省读大学,很怕接到家里的电话,很怕家人告诉我外婆走了,所以经常给家里打电话。现在外面工作,也会害怕家人给我打电话,但是那种恐慌的因素似乎慢慢淡了。今天,看到外婆坐在门口椅子上晒太阳,曾经那么风风火火动作麻利的一个人裹着厚实的衣服缩成那么小的一团,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那一刻心酸的不得了。也许是对这件事情有了太久的准备,所以在看着外婆一天天的虚弱明白她已经老了会离开我,并没有像以前想象的那样会痛哭到崩溃,反而会安慰妈妈。但是我内心依旧很痛苦,想要大哭想要大叫想求时间停下想让老天不要折磨外婆,然而我只能对自己说:她已经老了,如果她要走就让她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