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mary
Rosemary

又是一年512,突然很想说说八年前,因为羞愧这么多年没有对谁说,总要在某个地方诉说这压在我心头多年的事。八年前的512,汶川地震,震惊全国。地震那一天,远在浙江的我们,都隐隐有异样的感觉,明明前一刻还是晴天,突然变阴并伴随着狂风,教室窗外的松树被狂风吹的七歪八扭,那时我们正在上科学课,老师和我们都一样不明所以,当时最让我焦虑的是科学还有那么多不会而中考已经不远,并不知道在千里之外发生的惨绝人寰的事情。因为临近中考,那段时间几乎不接触电视网络,直到第二天上学才知道发生了汶川地震,回家上网搜了相关新闻,那些照片那些报道让年少的我第一次感受到生命无常,睡前回想起那些葬送在地震里的人们仍是止不住的流泪,然后顶着一双巨肿的眼睛上学。明明是非常同情汶川人民的遭遇,哀痛的心情纵然不如当事人那么深切,也是当时的我所能有的最多,但是在那天三分钟默哀的时候,也许因为第一次做默哀这样的事情,也许觉得这样非常的假大空,在几个男生小声笑的时候,我也忍不住笑了,虽然很快停了,但这么多年了,每每说起512,我心里的羞耻愧疚都能让我把当时的场景回忆一遍又一遍,每一次的回忆都是对我道德我品质的鞭笞,我羞于人言那么多年,是我愧疚于当年对那么多枉死的那么多受伤害的人的苦痛的轻慢,纵然我能辩解说年少无知,内心深处的懊悔依然是挥之不去。唯有在心底一次又一次的祝福生者当坚强,死者能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