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mary
Rosemary

这两天外婆不像之前那样糊涂,神智清醒了,总是吵着要站起来走走,大概也知道自己要大限了,总是嘟嘟囔囔的交代后事。今天我要回上海,去医院看她,我一说今天要走她立马哭了,边哭边说见不到了,回来这几天在她面前我都没有哭过,她一哭我也哭了。怎么办写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