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mary
Rosemary

今天去看外婆,她说“你是我最亲的,我怎么舍得这样走了”。最近情绪起伏非常大,总觉得脑子里所有神经都紧紧绷成一根弦,快要断了。工作的调动,从上海到杭州、从杭州到家,几番奔波,感觉一口气吊着我,迟早要倒下了。以前觉得人生有所不顺,直到最近才隐约觉得前24年真是顺遂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