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amingcream
Screamingcream

蜗牛

蜗牛

蜗牛蜷缩在壳的漩涡里
水泥灰墙上投下小小的半球形暗影
曾经只能匍匐地面,穿梭草丛
如今悬棺在空,俯视苍穹

那么高的地方离天主那么近
生命再无谓渺小与否

咔嚓,咔嚓
皮鞋走过来踩着秋天
叶脉迸裂的声音如同蜗牛梦里的恐惧

好久好久
蜗牛的壳变得破碎
豁开一个嘲笑的嘴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蜗牛早已经死很久了

2011.11.24 Thu
下午14:03
脑残的化学课想睡又不敢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