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amingcream
Screamingcream

等待

我看到那么多可爱的可憎的面孔,与稀薄空气中一同大口喘息的飞鸟。希望层层叠叠挤压着,怀着天真的坚定等待未知到来。最耀眼的竟是痛苦,乌黑发亮的毛皮,骨髓中暗涌着欲望的诱惑,故作冷漠地抛下媚眼。嘶吼并不是藏在浴室流水声后的压抑,尖叫也不会同充血的喉头共存。模糊扭曲的声波扼住握着屠刀的手,时间定格在这样的黄昏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