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ya
Shinya

存储间1

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存点不完善的脑洞 

高绿\绿赤\熊绿(你没看错就是那熊)\赤高

1.秀德高校的大门年久失修,高尾和成徘徊了一圈却也最终放弃了翻门而过的念头——他担心生锈的薄铁承受不住他自以为很重的分量从而坍塌引来不知道是在看门还是在睡觉的老头。站在校门口往里看,熟悉的教学楼散发着陌生的气息,高尾突然察觉到自己放学后从来没有回过头望一眼教室的事实,现如今冬夜的傍晚,教学楼里的灯整齐而耀眼,学弟学妹伏在课桌前苦读。而那时的他在欺负绿间真太郎。

笑了出来。想起旧友绿间真太郎,高尾和成自顾自的笑出声,那个奇怪的,会捧着一只熊去打比赛的绿间真太郎,活到现在也到了有啤酒肚的年纪,当然这前提是他喝啤酒。 他不喝也拦不住高尾脑补一棵白杨树眼睁睁长成一株猴面包。因为高尾喝,现在,这人带着一身酒精的香甜的气味,摸着自己的肚子,站在秀德的校门口耍酒疯。  


赤司征十郎推开车门,停顿了两秒也下了车。清冷的空气立刻包围了他,看着他的人力资源部长笑着哭的像一头傻狗,赤司伸手裹了下围巾,淡淡叹了口气。 高尾生命中抹不去的刻痕, 那个捧着熊的死人,同样也是他的旧友,而且是更进一步的前任。他们是初中同学,初中,就是熊孩子最熊的年头,中二病最病的年头,他们又病又熊的相遇并不宿命,相处也并不愉悦,一个为了赢对方咬牙切齿,一个为了对方不赢殚精竭虑,总之留下的记忆只能到老了以后怀旧,当时却是万万不堪回首的噩梦岁月,赤司总结了一下大概就是长大了以后两个人都发现脑电波最接近的恰好也是对方,便无可奈何又理所当然走在了一起。但是后来只有一个人变老了,另一个人趁着年轻貌美的时候和熊的合影被镶进了相框里。赤司征十郎曾经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主义者(或者说干脆他自己就是神用不着别的神来多管闲事)认为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限的幸运物,简直是真太郎生命中最愚蠢的糟粕——物的种类繁杂,幸运却只有一种,并且是要则有,失去也只是因为自己无情的抛弃的无关紧要的东西。 


2.据说绿间真太郎有限的26个年头,前6年一直命途多舛,生下来身板就很弱,有事没事发个40度高烧,或者被本来放的平稳的花瓶掉下来砸到,或者钢琴盖也压到过几次,吓得绿间夫人都有点神经衰弱的趋势。不过自从收到了海归的舅舅带来的入学礼物——一个收音机,厄运的一切得以改变。跟收音机一起被收到的礼物还有一只小熊玩偶,毛茸茸的浅浅的黄色,穿着白色的和风汗衫,头上绑着充满干劲的头带,而表情似乎比其它种类的玩偶显得过于淡定了一点。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作为一个学琴不久的一心先拿肖邦奖的男孩子,他更希望得到的大概是前辈们的签名黑胶碟也说不定,所以也没有考虑为什么欧洲回来的舅舅带回的礼物却是明显的和风产品,是不是根本忘记了就顺手从路边商店买了个手工艺品来糊弄年幼的外甥等等。 


舅舅也无法解释。即使作为一个原作里根本没出现连设定上都不存在的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亲戚,舅舅也不好意思说他本来只买了一个收音机,至于那只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在行李箱里——说不定是买收音机的赠品之类的——正好送给小孩子,反正小孩子什么都喜欢玩一玩的。
征途是星辰大海的正太绿间,收下了礼物并礼貌道谢。如常识一样,男孩子听了收音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对毛绒玩具则持冷淡态度。若不是第二天早上在等待吃早饭时感觉时间不能白白浪费,他也不必拧开收音机的开关,也就不会听到温柔的姐姐般的主持人说:“今天巨蟹座的运势是第一位,如果是参加开学典礼的小朋友,带上一只小玩具熊会幸运翻倍!”
绿间不假思索地把熊吉(对他刚刚给那熊取的名字)装进了书包里。
这只是巧合。 


很多东西一辈子只能当一次幸运物,熊吉是个例外,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绿间夫人打算带儿子去串串亲戚,便询问是不是可以把没怎么玩的熊送给那家的小妹妹,绿间在思考的时候又到了晨间占卜时间,“今天巨蟹座的运势是第十二位,出门的旅行者带上小熊玩偶或许可以躲避灾祸。”听到广播的绿间夫人温柔地笑了起来,绿间带上了熊,而礼物需要另买,为了买礼物方便的母子选择了打车而不是地铁——到了目的地才从新闻里看到了地狱一般的地铁和丧心病狂的教徒。




tbc
nostalgia
诺亚Shinya死在惡魔城好久没见你了2014-08-08 03:36:42
Shinya
Shinya死在惡魔城诺亚hi我在2014-12-29 12:39:21
nostalgia
诺亚Shinya死在惡魔城>v<2015-01-02 08:3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