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st
Zest

【MO论】1.微言大义

有些词本身是十分之残酷的,但是却久而久之变成了华美的意义。恰如“舍身取义”
并不排斥那些为我们祖国事业所奋斗牺牲的先烈们,毕竟没有他们的鲜血也不会有我们的现在。
但是能不能说,我们现在所拥有光明的事物其实就是覆盖着一层又一层白骨之上。简直暴力美学。
而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不会选择为了任何正义抛弃自己的生命。我生只有一次,我死亦只有一次,所以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死。“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曾经还是汪精卫的诗句呢。
曾经也是热血青年,随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慢慢冷下去。眼泪虽然廉价却也不会因为谁的煽动就掉下来。
再去看以前的日记看以前记录自己心情的种种只觉得那时的自己可真好。不管是如何都改不了那个对着什么事都能坚定的相信“这个其实是好的”的性子。
可惜我想说的是,是又多可惜这样的性子终于被变冷了。
还好人都是要找个精神麻醉所的。好在你们军国大事都与我无关,我一个人风花雪月也实在是影响不了什么。


人世间有三种最基本的感情:友情、爱情、亲情。
一直以为这三者应该是均衡的,没有谁比谁更重要一说。但其实在很多人心里还是会坚定的认为亲情是这三者最重要的一种,所以才会有“百善孝为先”的说法。我承认这是对的,但这只作为观点而已。
 
我对于这世界所有感情的态度就是只要能够打动我就是最重要的,没有什么刻意区分。或许是因为经历原因对于亲情反而会无所适从。
关于亲情已经在lofter上更过两篇文章了,其实最负能量的也就如此了。关于友情自从开始有闺蜜到绝交到重新改变交际圈到看淡到来来去去这些时候,是人来人往最频繁了。可能很多不该懂的的道理都是在那时候懂了。
但又如何呢。
该来的来过了,该走的留过了。让我最难受的是,你们之后的良辰美景纵然无人可说也不会让你们再想起我。
我就那么慢慢被你们淡忘了。关于爱情,始终是羡慕那些举案齐眉两情相悦的。不羡短暂如花般绚烂,只求能得一人以终老。纵不能相与终老,就宁可孤独此生。
我并非哪种感情的卫道者。无法做出脑残粉该有的举动,你愿意选择哪个就是哪个与我何干。
竹林七贤中阮籍曾说“礼岂不为我辈设?”那该是多么孤傲的反问。


这没什么的只是大家都在举手,有人举右手有人举左手都可以的。
顺便问一个,如果大家都举右手,你一个人举左手,众目睽睽你会不会把左手放下来换成右手?
如果是我,我不会。


感人鸡汤看多了就腻了。诸如老师扎根贫穷落后的乡下感受到人情淳朴之类戳泪点的事例实在唤不醒冷漠如我的同情心。
同情心是什么东西,多少钱怎么卖。
我明白人与人之间可以用真心来打动彼此。
但是为何一定要将这真情至于一个十分尴尬的环境才能显露出真请。
就好像芒果台乐此不疲的《变形记》,是不是城市叛逆少年去了农村过的艰苦点大家都忍让着点牺牲点自己的感受,就能挽回迷途的少年?而难道真的没有人会对这之后所反映出的贫富差距是多么严重么。
同理,也是实在不明白为何所谓的传道授业者总要让毫无自主经济来源的青少年去反思自己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其实是多么的不该,所以我们应该珍惜。
 
只想说贫富差距不是我一个人拉下来的。我过的幸福是我的,难道我不该过的这么幸福吗。
为什么我一定要活的那么罪恶才能大大方方的承认其实我过得很好啊?
记得初中学过一篇课文是《老王》,对于作者用那样令人难受的文笔描绘出一个为了生活苟延残喘的生命感到十分不舒服。最不舒服的还是在讲课之后老师问大家觉得生活中最可怜的人是谁。当时有很多人说了很多职业和人,我一直举手却没被点中。当时我的观点是这世界上哪里会有值得可怜的人呢,和周围人交流了一下没人和我观点一致。
“可怜”“同情心” 都是我们作为强者对于弱者的习惯性施舍罢了。当我们做出“可怜”这个感情时我们就已经处于强者之位了。为何我们会幸福,幸福本就是建立在痛苦之上。我尊重这世界上所有生命的权利,才不会随便就对哪个生命泛滥自己为数不多的善良。所以如果我看到了有人在阴影中生活,或许我会驻足看一会,但我总是要走开的。那是别人的生活方式。
其实过的凄苦的人大都不觉得自己过的凄苦。所谓的伤感都是旁人根据自个儿的感受补充上去了。
嗯。真的是这样的。【MO论】1.微言大义 这次【MO论】就到这里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