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rou
amandarou

那时我们一起追过的梦(1)

都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三十分的时候,我的肢体还在移动,精神仍在游荡。室外下了一整天的雨,空气里充盈着沉闷、不耐烦。我一个人坐在手提电脑前,坐在这个学生宿舍的四人间里。周围的空间骤然显得偌大无比,流动着的空气在节能日光灯的温暖下显得不那么冷了。又或许,是我已经麻木了。脚上穿着凉拖鞋,我是准备去洗澡的,可是还没收拾完明天的行李,还没收拾好在收拾行李的过程中又翻乱的东西。正当心情闹别扭的时候,我任性地把手上的工作放下,就这么,如第三句话说的那样,坐在手提电脑前。


几乎每天一次地登上电子邮箱查收邮件,不料刚登上Hotmail,紧接着是香港的LBQ在MSN上发来一句“Hi”。我不大愿意去理会他,因为我还惦念着自己答应过他去做的联络表姐的事还没办成,我担心他又会提起来。可是,接着的一句话竟然是“u are....”这真是令人失落的交流过程,他还是会忘了我。他是我在有关钱钟书等人的学术研讨会的宴席上认识的香港中文大学的研究生。本来是为了推广我所服务的社团才主动去认识他的,后来发展到文化交流与交朋友那方面了。好景不长,由于我的忙碌,对维持一段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的感情都会心懒的我最后将这些围绕在我身边的人都忽略了。想当然的,他们都会淡忘我。正如我曾经热爱的文学和文学社一样,璀璨缤纷的梦会越走越远......是我选择失去它们,还是它们抛弃了我?


至今,我仍然不清楚文学与我是否真的是最好搭档。然而,我想那个与音乐相关的梦一直都没有离开我。胡乱点击着Windows Live上的各种功能,完全是出于我离开这里太久,仅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去了解这里,重新找回遗忘的一切。就这样注定了我点入了那里——Skydrive里面的照片文件夹。瞬间,一系列可以称作是我在大学时最青春、最阳光的回忆重现眼前。对于那些自拍照,我就不会再去在意了。看着不会摆pose却硬要去摆的我做出各种矫揉做作的姿态,心里就会忍不住骂起自己来了。不过,在这些青春的回忆里,我下意识地去看在参加校园歌手比赛的过程中的照片。虽然知道自己在整个比赛的过程中说不上轻松快乐,但是在外景拍摄的过程中,从这些可以称作是“花絮”的照片中,我发现了我的不完美,感受到了照片中的快乐气氛。由此便将模糊的记忆推移到大一的歌手大赛上。对音乐的热忱,让我重燃希望。音乐仿佛告诉我,那时我们校园中的歌手们的梦还在陪伴着我。暂时不去想比赛的结果,我也能从回忆里获得温暖,感应到有回忆的人是幸福的,因为,在回忆里,有那时我们一起追过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