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rou
amandarou

一直惦记着,却总不想去回应。我要算好一个对称的相隔天数,就在那一天,淡定超常地耗上一个小时。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封绝情的邮件。(又在做些别人不能理解的事了,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