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rou
amandarou

三更半夜的,不如来总结最近过得如何吧。 2010-08-14 02:16

从7月25日开始,我就游走在不同的人与事当中。


25日,遵照约定,我与相识了十年的小学同学Leo(森仔)见面了。先是去我家附近的岭南明珠体育馆里面的活力无限旗舰店唱K两小时兼吃自助餐,然后穿过
体育馆来到新一城的肯德基坐下喝东西、聊天、互赠礼物。唱K很自由,聊天就比较断断续续了,聊的大多都是以前、目前的事与将来的打算,双方都感慨良多,就
差没把眼泪流下来了(夸张了)。最后,他送了条白圆水晶手链给我作为我已去的21岁生日礼物,由于我之前还有其他事要忙而来不及精心准备礼物,所以先送上
一个小的生日蛋糕预祝他生日。



2日,爸爸的老同学吴叔叔和邓叔叔以让多年没见的孩子聚一聚为由把我哄骗出来吃夜宵。在去以前,我做好了思想准备:

1、那两位叔叔的孩子都是男的,九零后,都考上了重点大学,都是才华出众的弟弟啊。

2、正因为这是一个除了我以外都是男人的宴席,我一个女孩子挺难插话,所以,我一定要找一个女人去做护身符,那就是我妈。

3、因为很久没见,难免生疏,因此我仍然要保留亲近感,但是,从本质上,无论是衣着还是言行,都要像个八零后的姐姐。



见了面,有点失望。真的是由于时间的原因,我与小时候很要好的聪聪见面后也没怎么寒暄,显得羞涩也生疏的不仅是他,也有他传染给我的一部分。不知道是不是
学数学的男生都这个模样呢?文杰弟弟却是个话痨、活跃分子,不时地插话。有点娘娘腔的他不仅让我爸爸忍俊不禁,也让我痛苦忍笑。可是把他们两个做一下对
比,就明白还是读化学专业的孩子比较活泼。我再仔细瞧那孩子俩,发现他们聊得特别投契,经叔叔道破才知道他们本来是高中同学,难怪这么熟络!幸好吴叔叔的
妻子后来也加入了这个聊天茶座,三个女人的真实存在令话题多元化,气氛随之活跃起来。聊着聊着,大家都饿了。吴叔叔慷慨地点上了两打生蚝给我们解馋,可惜
佛山的生蚝由珠海的好吃,我又不自觉地想起在珠海的日子了。



3日,妈妈、小姨、姑姐、两个表妹和我去了澳门。



从学校回家时,本以为在这个普通的假期里,我会没机会去香港澳门了(父母早就跟我说好了的),于是我便理所当然地忘了取回通行证。可是,不是有句话说“女
人一直不会改变的就是善变。”吗?还有一句话不是说“预则立,不预则废。”吗?这下可好了,我掉进陷阱里去了。搭乘旅行社提供的优惠包车(55元包来回)
到了珠海拱北以后,我与表妹乘了一个小时的10A公交车,绕过被修整的显得坑坑洼洼的马路才回到那个平时美丽,放假就到处赶工程的学校。再等上了一辆姗姗
来迟的电瓶车,然后冒着烈日走上一段泥土处处的校道,爬上很不习惯的楼梯,直到顺利打开宿舍门的那一刻,我才为胜利的到来欢呼。去了证件,马上返回。整个
过程又花了2个小时。到了拱北已经饿得不得了,我们就立马找了个面档,却吃了个套餐饭。坐在我们前面的两个男人貌似外国人,说的又似乎是韩语,不时地扭头
瞧我们吃的是什么,服务员却用普通话给他们介绍,指着餐牌上的图片,说什么这个也挺好吃呀,我自以为自己既不通韩语,也不熟英语,那就不好意思去瞎捣和
了,快快解决午餐后直奔关口过关。出关后,搭上去新濠天地的“发财车”与妈妈他们会合。看了有点小震撼却不知道讲了什么的天幕——《龙腾》。参观了新赌
场。匆匆奔赴威尼斯人娱乐场继续参观大运河购物中心。过足了游客瘾以后却没多少时间剩下去赌博了,那就留待以后吧。下午五点左右返回珠海。旅游车却遇上因
下雨而导致路面堵塞的长长车队——那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塞车状况呀。晚上十一点接近十二点吧,我们终于回到佛山。





4日,见了高一时的同学——从加拿大皇后大学放假回来的David(小易)和在广州大学与我度同一个专业却为师范生的海恩。那天上午我惹妈妈生气了,妈妈
不想让我出去。但后来因为我态度诚恳,得到她的原谅以及驱车送我到见面地点。我实在是太感谢这位好母亲了。虽然迟了一点点,但两位男士宽容大度,没有责备
我,我也放心了许多。从流行前线到之前提及过的肯德基,我们边走边谈,大致了解了相互就读的大学、专业学习情况、生活情感情况、对将来的打算和其他的敏感
话题。我发觉小易成长了许多,人也变得稳重了,真是一个令我眼前一亮的人啊。他的四年变化让我不知不觉想起了在澳大利亚读书的欣怡,不知道她又会有多大变
化呢?



5日,再次把Leo约出来,在普君市场对面的车站见面,为的是赶在他生日的这一天给他送上一份生日礼物。如他所说,以后,我们也许没能见到对方了。那么,不如把我们的回忆内容增多一点,让物品带上对友情的寄托吧。





9日,我迎来了顺德仙塘路试的终极大考验。只要通过这次的测试,我便会成为一名执持C1牌驾驶照的合格驾驶员。下午1时15分,我上了教练车,1时30分
在国际车城接了阿慧之后,我们一行六人正式启程奔赴考试场地。一路上,孔教练让三个男学员轮番驾车练习,我与阿慧只能在仙塘那边的考试路段才能获得一次的
练习机会。在练习的过程中,由于路面正在被修整,车辆挺多,路况复杂,轮到我开时,注意力显得过于集中了,加上有点小紧张,动作有点慌张,教练就忍不住要
吼几声了。由于有这样的练习效果,我心里便忐忑不安。可是奇怪的是,我天生不怕正道,见着警察也不慌不忙的把资料递上并问好,报上自己的名字以后便能按部
就班地操作,变道出车时遇上逆行的农民车,我也不慌,鸣笛示意后见他的车不停下,那就唯有自己主动停下让他通过了。再重新起步行驶不过一百米,考官便让我
停车,我发挥自己自认为最熟练的平稳刹慢停车法让考官爽快地给我写下一百分的成绩,让我的勤奋学车过程有一个大圆满结局。在考试前,我饿得不得了,很费劲
地找到一个小士多并买来根香肠吃下才暂时满足我的辘辘饥肠。考试时,一直困扰着我的隐隐约约发作的肚子疼让我担心自己会因此发挥失常,可当我考试时,肚子
就不疼了。还记得倒桩考试的时候,天气预报已经说会下雨,我还担心着这对我的考试十分不利,谁料到天放晴,幸运常伴我左右呢?



10日,在自家楼盘的游泳池里游泳1个半小时并不幸地染上小感冒。



11日,在小姨家睡觉。为小表妹做了些许作文辅导。



12日,把头发剪短了,再重新做了发尾矫形。





13日,与见了初中时的好友Sophia(菲)约定到必胜客吃披萨,我们吃了披萨还有沙拉以后,转道去采蝶轩买了她最爱吃的芝士蛋糕,然后在Soft(蔬
芙)果汁店大战甜品与饮料。吃了这么多,我们两个都受不了了,听说她在接见我以后还要与高中的同学继续聚会,我当时惊异于她的非常“食力”。席间,我们谈
天说地,重叙旧情,其乐融融,欢笑不断。可我感觉谈话内容多次涉及我的表舅父,我心里想,一定要找个时间让他们见面才行啊,哈哈。能在你14日回深圳之前
见到你,真够意思。我们约好了,下次再去吃披萨。

还有一个消息,那就是我在这一天接到了能领取驾驶员执照的电话,心里真是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