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rou
amandarou

辗转反侧的一晚 2010-09-02 12:40

9月1日,是中小学生开学的大日子。只不过这与我无关,我还要等上十天才能回校,假如表哥能和我搭上朋友的顺风车,一同送我上学,顺道进行他的短暂
旅行,那我便有机会提前回校了。回校,不是我最渴望去做的事,一旦回校,我便要处理那些烦人的事,随之也会自动产生惰性(因抗拒而生)。还是不再想吧,好
好睡觉。 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难道是因为我提早上床了吗?哦,才十点半。我平日晚上是在十一点到凌晨两点这个时间段里休息的,今天晚上,我不累,却比较早地上床睡觉,感觉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做了件不太正常的事。

睡不着,仍然睡不着。明明有微风在窗边掠过,明明有阵风钻进房间,明明有清凉透入蚊帐,可是,这些都太少、太少了。我能感觉到丝丝滋润,那又怎样?这总也满足不了我愈发滚烫的身躯。

很热,热得受不了了。身上每一处的毛孔都冒出了或大或小的汗珠,我在感受着在这一层水膜粘附下的闷热。来一个转身,看看风能否带走背上的热。仅仅五秒,清爽感消失了。再一个转身,背上重新燃起一团火。



一阵突如其来的“哗啦啦,哗啦”把我惊醒,我猛然起床,意识迷糊,模糊中看见窗外的雨帘,这才大惊,原来这雨下得特别迅猛,快淋湿窗边的窗帘与地面了。这
时还没睡的爸爸刚走进我的房间跟我说“下雨了”。我定了定神,立马冲出去,在数秒内把所有窗都关上,并拉上窗帘,然后又冲入蚊帐内,打算继续睡觉。



这次不仅是热了,而且热得令人濒临窒息。心跳在不由自主地加快,意识也渐渐变得不清楚,我还以为自己是睡着了呢。但这感觉实在令人难受,而且大脑在不停运
转,在想些什么呢?我究竟在想些什么呢?好像想到了人,想到了几件事,怎么我的眼角会这么滚烫?有些什么东西流了出来?再一次惊醒,原来我流泪了。这一次
我发现,我的整个身体都是湿淋淋的。睡不着,又睡不着了。不如起床看看这时的时间吧。我艰难地撑起上半身,掀开蚊帐,伸手拿起手机,随意地按下一个键,屏
幕上显示两点二十六分。一想到自己在睡前调好的闹钟是在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启动时,我赶紧将闹铃重新调了一次,八点吧,应该可以。



在上床前,我检查了是否所有窗都被我关紧,接着我把门也关上,摸出空调遥控器开启空调,并把温度一下子调到二十六摄氏度。然后再次爬上床,把遥控器甩到床
的边上,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无力地瘫在床上。随着凉风阵阵拂过,我的呼吸终归平静和缓。心想,快快睡着吧,快点儿吧。突然,一个黑幕在我脑中呈现,我心
里又想到,不妙,看来要做噩梦了。于是我又使大脑运转,胡思乱想出一些信赖的人说过或没说过的话,然后用那些话安慰自己,鼓励自己,与噩梦对抗。在一场又
一场精力消耗战中,我终于胜出了!安稳地,我躺在舒适的梦乡里。朦胧中,雨声停止了。原来,台风来临前的晚上会令人如此的辗转反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