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rou
amandarou

我知道你了 2011-04-04 22:58

一直以来,似乎都只有我对人说“谢谢”,最近一直让表姐对我说“谢谢”,而且加上“最”字,真令我感觉到不自然。

那种让人知恩的感受,我算是不大习惯接受吧。怎么说呢,我知道自己很喜欢赞美,也很喜欢别人的感激,以及接受别人给予的帮助与爱护。但是,心里想就好了,我知道你的心意就好了,你也不用表现得太夸张呀,这会平添给我负担的,会让我哭笑不得的。

一次的讲座被成功举办,真的要付出很多。这让我了解了那位仁兄为什么忙、为什么累,让我知道我们也能弄个像师永刚做的讲座,让我懂得有梦想就要努力实现的意义,让我明白会有许多愿意放弃形势与政策章而站着听了2个多小时的热心同学,让我学会爱才,学会合作。


感谢的组织是所有的,包括UIC学校。要感谢的人更是所有的,除了張翠容记者、表姐、杂志社的所有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帮忙出谋划策仔细施行的主编、部长和社
员以外,指导老师,校友会的某些我认识了的同学,UIC的Micky、小宝和张教授,现场的所有工作人员与观众。真的很谢谢所有参与到这个讲座的人!

至于未能参与的,我也很感谢。为什么?是因为这样的。

从前,有个人鄙视我所在的组织,却让我出现在自强社的某次大型讲座现场,把我的自尊心刺激得不得了啊。我当时就想,不能认输,要做得比他们更好。怎样做得更好?怎样让别人认可你,以及你的组织?我就想,组织内的人一定要齐心,一定要扬眉吐气!


前,有个人在杂志社的午餐会议上提出未来的大计划设想,我很佩服他的才略。那些有前瞻性的建议大多被实现了,而且没走错路。这次的讲座也是按照那时候制定
下来的大目标而办的,要办成事不难,目标早定,而且一致是前提。很可惜他最后还是放弃了杂志社,而且是无奈地离开。直到现在,我仍然不能忘记他,假如他留
下,我真想让他来当主编或副主编。也许吧,我爱才,如命。可是,一般心胸不够广阔而且野心强大的人是容不得在我的掌控之中的,既然他要离开,那便离开吧,
我不留。社内不允许英雄主义的存在,搞分裂的行为更不能出现。那些有勇有谋的人能够懂得如何把短板补长或者直接抽掉短板,换上长板的话,他们定能越相处越
目标一致,越能够将效能发挥到最大。



我知道你(你们)......似乎扯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