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rou
amandarou

留心,自然而然 2011-06-03 17:49

尽管我不能说这所建立在山谷中的大学完全地与自然融为一体,那也不能否认自然已习惯了这所学校的存在,自然而然而展现出一派和谐景象。


鸟一



五月份,当我上完上午的课,步行于乐育楼通往图书馆的小径之上,偶闻极为喧哗的鸟鸣声,好奇的我总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追踪真相的机会。待身边的人一一离去,我便在鸟声最热烈的地方驻足,翘首,凝望,屏气息声,定定地观察了许久。竟然让我意外地发现有一只头是黑色,身披灰绿色羽毛的小鸟在我面前的一根枝条上站住,不知朝着哪个方向吱吱喳喳,像要呼唤出什么东西出来。突然,有只同样的小鸟不知从什么地方蹦出来,它发出的声音更为吵人,我定睛一看,它的嘴里还叼着一只小雏鸟呢,已经负重的它竟然还能跟另一只鸟吵得这么凶,是在是令我很惊讶,我猜想它们俩是一对正在吵架的夫妻,正当我思绪连篇的时候,叼着小雏鸟的鸟儿呼啦呼啦地扑扇着双翅从我眼前飞离,飞向对面开着娇艳红花的凤凰木所在的小岛上。徒留另一只小鸟无趣地吱喳两声。



鸟二



同为五月份,在晚餐时间,我从宿舍走出来,经过药店门口的时候。又是那只在药店天花的角落里筑巢的燕子掠过我的眼睛,如剪刀般在空中裁剪了一圈,华丽而准确地插放入温暖的巢中。也许由于这动物的名字与我有些关系吧,我总免不了站在巢下,似流连故地一般。当温柔的目光向上攀援,在巢中的五只闭眼张嘴、啊啊呼喊的小燕子身上闪光流转时,从这一家里有种温暖逆袭全身,顷刻间,我仿佛回到了家中,温馨和美,其乐融融。



昆虫一



似乎在这个五月里,我总与自然界除人以外的生物结缘。暂且忘却那个大战白蚁的壮烈一夜,五月里的一晚,又有几只会飞的白蚁在我附近悠闲行走,看上去,它们是要跟我的定力挑衅似的。结果肯定是我的定力更胜一筹,以不变应万变,就这样,其中有两只自鸣得意的白蚁在误入的玻璃牛奶瓶中牺牲了。轻狂招致死亡,过了几天,从它们的死相里,我还看出点禅意。它们的翅膀已不知到哪儿去了,只剩下两具干干净净的躯体仰躺在瓶子内部。身材也比死前短了一般,看上去胖乎乎的,如同婴儿。来时是赤条条的它们,死去也是一样,质本洁来还洁去,愿它们安息吧。



昆虫二


终于迎来了六月,暮春已过,七月之火相信在不久后也会赶来,六月只当是个缓冲期罢了。刚庆祝玩象征着纯真快乐、生机勃勃的六一儿童节,我就在第二天的早上在宿舍玻璃门外不知何时凄惨死去的碧蝉。一般看到的蝉总是褐色的,我问了小林,她说她见过的也是褐色的蝉。这样看来,这次我看见的碧蝉真是稀罕之物了。初次见面竟然是参加它的葬礼,同时也是在蚂蚁大军享用美味内脏的盛宴上,于心,肯定不忍目睹。但我仍想仔仔细细地观察一番。当时它是腿脚朝天,腹部粉白,我想把它翻转过来,于是拈着它的一片薄翅翻身。想不到立即引起它腹内的大群蚂蚁倾巢而出,那个蔚为壮观的情景呀,后来我描述给小林听,她也觉得恶心。把它翻转后,我发现它的全身都是像翡翠般的绿,头部尤为翠绿,整只蝉看上去不像是蝉,而像块玉。记得古人曾做玉琀蝉置入死人口中,以防尸体僵硬后牙齿紧闭无法进行饭含。眼前的这只蝉真像从书本里看到的玉琀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