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42
anna42

丧失不可逆,止痛也只是暂时.所有平静朦胧的外观之下,隐藏着尖锐的疼痛与难以追溯的平静.石黑一雄写道,那种恐怖从未消失,但已经不再是傲骨的伤痛.人是可能与任何恐怖的事生出一种亲密关系的,就如同是自己身上的一个伤口那样.所被遮蔽,诗化的并非是历史残暴的外观,而恰是这种模糊的疗愈与曲折的和解.它就宛若是清淡如烟的山景,远近不明,恍若已自呈为远去的幻境.可一旦亲近,依旧是巍峨不朽的伤.

lucifer
加百列你真是诗意2011-07-01 16:4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