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lose
aolose

你努力的时候我也得努力,我知道这种追赶从来不会是追及。我只是思念无处宣泄,像失去头颅的苍蝇,在无愿的日常中乱窜,寄托着自己都觉得不会实现的希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