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lose
aolose

世界仿佛被有限的演员扮演了

当你见过的人越多,接触的人越多,或多或少说过话的人越多,便会觉得:这个世界仿佛被有限的演员扮演了更多的角色。我在这里见过ta,我在那儿也见过ta。就像游戏里的NPC,被冠以不同的名字站在不同的地点拥有不同的对话但指向同一个模型。这个模型会激活你在海马体里与之相关的记忆。于是就算陌生人,有时候也会有亲切的感觉,距离感也因此变得更突兀了。这是一个来自面痴的内心感受,包括了对于各种忘不掉的和记不住的人脸的通用型印象。这种通用型的印象已经让我给很多不认识的人打过招呼,给过不少素未谋面之人不少困扰。如果我不是近视,这种烦恼会迎刃而解,然而近视这种顽疾是可以被我列入人生级别想要解决的愿望之一。


 

如果我说分形,不知道你是不是也会想到最典型的雪花。从程序角度看这有些像迭代。很多事物都有着结构上的相似。
比如星系的结构和原子的结构,只是运动速率和体积差距很大。不过有些属性是可以忽略的吧,比如距离这种东西。因为太常理化反而成为某种限制思维的东西。


当未来的人类全部数据化的时候,褪去了外形,陌生人之间或许会更加陌生吧。
关于未来人数据化这个是我的一个猜想。 
这其中有一个观念的转变:一个和你完全一模一样(包括记忆和情感)的人出现后你消失算你还活着吗?
如果你觉得是,那么这个想象就可以继续了: 


这里的假设是未来的计算机可以完全模拟人类思维和情感并且具备自我学习与发展的功能。
然后人可以申请将自己的全部记忆和情感复制入计算机中,在死亡后以数据的形式出现。
这种数据会被当作人类看待,享有人的全部权利。
于是人类的存在形态就由人型转向数据了。  


话说我也比较质疑这样的变化:这样人类就摆脱了基本的生理。
那么新的人类的欲望又会指向那些事物呢→ →
如果是对人类的完全模拟,那么会有性别么,
外貌党应该会死干净了吧→ →

在很宏观的角度看问题时候思考技术细节的人都是有毛病,
最终会以脑力不够而放弃思考吧。 


 


OK,在这个设定下,我们活一会儿试一下:
  


我醒来的时候,是XXXX年X月X日。
或者说我出生更合适。
我没有生前的记忆,而是由已经数据化的父母制造出来的完全数据型人类。
新的人类出生就拥有沟通的能力和一定限度的常识。
这一点很方便,过去的人们需要在学校或者家教指导下学习。记忆力也是有限的。
当然,我们也不是过目不忘,垃圾碎片过滤机制会让很多不重要的所见事物模糊化甚至不记忆。
如果我需要搜索这些记忆得凭自己的联想或者借助于公共视野记录装置。

一出生就不用去九年义务不用上学给我节约了很多时间。
没有老师,没有同学,没有考试(不包括工作适合度和健康维护测试)。
不过你从一开始就失去了拥有小伙伴的机会,父母说这样子很可怜,我却不理解为什么。 


这个时代的人类是孤独的。
有一些恋旧的人。

人类有两个阵营。


 一类是和现实世界接触的现实派——
通过连接各类机器人发展和探索现实,追寻更先进的科技,想知道更多这个世界的秘密。 


另一类是怀旧派——
通过虚拟技术制造旧世界,让数据化的人以一个拥有虚拟肉体身份的人在虚拟的旧世界生活。 


父母警告我不要加入怀旧派的阵营。
现实生活有更多需要人的地方。

也许你理解的我的时代是一个钢铁一般科幻的机械城市。
其实不对,
植物,动物一样有。甚至是少量还存活的肉体的人类。
物种的保持也是我们的任务之一。
虽然新人类脱离了常理上的生命需要的物质,但绝不会因此而破坏原有环境,剥夺其他物种的生存权利。
这既是人道,从另一方面看,生物圈也是能源循环的一个大机器。

话说有一类人就没这么幸运可以接触到有生命的地球。
脱离了基本生理需求的人类可以在很多恶劣环境下生根。
所以在其他行星,也有我们的家。

出于安全和多样性的考虑,我们大多是独立发展,只有局部的信息共享。
公共知识领域也一样有等级权限划分。
技能的形成必须靠自己努力和父母的指引。 


我没有自己的相貌,这一点或许很多过去的人类都无法接受。
很羡慕父母有曾经的面容,
而我有自己的唯一ID和其他特征码。
当然,我可以把自己迁移到机械容器中,可那还不如我直接作为母体控制那些家伙省力气。
如果你加入了怀旧派,你就会拥有一张基于你的特征码生成的唯一的有形的面容。
我们天生就对自己没有的事物好奇,而这一点让几乎一半的人类加入了怀旧派。
父母一直反对怀旧派。
他们说那是罂粟,当你感受过“真真实实”的“肉体”形式人类后,
会有很多不必要的情感。
他们说,现实已经很美好。

平实,我会网购一些传感器零部件或者一些前端的科技产品。 


我们都是有自己的“领地”,“领地”就是过去的房屋吧。
这些传感器可以装在领地上也可以装在作为容器的机器人身上。
如果你想更加细腻的感受这个世界,
我觉得还是把自己迁移到机器人身上然后出门转转比较好。
说不定还能碰上对胃口的朋友。 


虽然现在的机器人几乎可以在任何地方行走,为了获得更优秀的性能,还是配置合适的移动装置比较好。
飞行和潜水目前都是有数量限制。
步行的依旧是主流。
网上的商家经常给出各种奇特的步行装置,
可以爬树的,可以攀岩的,可以走沼泽的→ →
可我只是普通的出门转转而已啊。


我在B区的XX段,这里是一些实体商店。
商店多是动物饲料,植物,花肥等等,也有卖纸笔这些古董的。
真不明白,这个时代使用笔绘画精度很容易都和照片一样,为什么还有人说那是艺术。
大师们都靠着一些抽象的东西出名,记得以前新闻上记载有个诺什么的画家分别用了180种不同角度的泼墨画了180幅水墨画,被评价机构估价上亿。 


实体的零部件商店很少,也有非工厂生产的个人精工零部件。
比较热销的是人体皮肤的制造,
我觉得这挺没意义的。
像我这样玩起来就磕磕碰碰的家伙,额外的人体皮肤很浪费。
皮肤这东西,都是那些养尊处优家庭下孩子的玩物,
他们要么是什么财团家的孩子,要么就是某条流水线的监视员。都是不用担心未来的家伙。 


没错,未来是需要有忧患意识的,如果你的家庭无法给你庇护,而你又是个废物,你会被销毁。
这一直是人道问题的争议点,然而反对声音并没有能力去废除这一法律。 


和过去的不一样,
商店是没有人的,空空荡荡,干干净净。
监视器很隐蔽,你感觉不到。
路上路人很少,
毕竟实体店是衰落的文化。
我去了一家花店,
过去的人用花传递感情,现在也可以,可你很难找到一个可以示爱的妹子。
我只是想看看而已,觉得它们很棒。
花店里响着很柔和的音乐,
温度正合适保鲜。            


从花店墙壁的镜子我看到自己的模样,
今天用的是人形容器。
冷铁色的外貌给人很重的感觉,
其实没有,这个躯体的金属质地相当轻,强度很高,大概十年左右才需要维护一次。


人形容器是和昂贵的机器人,因为完全的模仿人类,甚至可以处理生理性的食物感受味道。
因为昂贵,所以平时很少使用它出门。父亲认为强度高不及于熊孩子的杀伤力。
和过去人类观念不一样,对我们而言,身体就是可以更换的物件。
相比之下,我更好奇为什么过去的人不认为大脑是自己而是整个躯体呢? 


拍了几张照片作为纪念,
然后我出了花店。 


说到照片,现在依旧有出售相片耗材的厂家。 
数据和实物毕竟有着微妙的关系,
人类改变了自己的存在形态,可是摆脱不了精神的寄托。
或者说,不能没有精神寄托。

这个世界本可高速发展不带任何感情,
而那是癌症一般的存在。 


情感和感性的设定还有各种和人类相关的属性迁移都是为了区别人和机器人。
癌症一样的发展最后会让发展失去意义,加速毁灭而已。
这是自从出生我就已经理解的哲学,
我们既要相似也需要不同,
这样才能有更多不确定的惊喜,和自己存在的价值。 
yuri_mak
吐司喵Aolose恩...心里默默认同了2014-07-15 03:0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