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wu1990
ashwu1990

恩 哼

现在我终于相信自己是不可能每天都抽出一段时间来写自己所谓的日记了。 因为我意识到我的生活早已不是高中或者初中那样,有着颠扑不破的规律,有稳定的长时间的压力负担。 现在是毫无规律。
但这几天也是不错的。 东拼西凑总算把实践报告写好,算是完成了任务。虽然是敷衍之作吧,也总算结束,对这种自己不太感兴趣的东西真提不起精力来。 接下来就要做其他作业吧,有几个要好好完成。这学期的课其实还算重要。 自己要认真学点。
晚上刚想玩游戏的时候阿毛又找过来聊天了。 他这个懒惰的家伙已经准毕业了,聊了一些未来的事情吧。 阿毛是好的,他几乎是我高中的朋友里最要好的一个。 恩,一起加油。 大家都要逐渐把目标明确下来并为之努力。
晚上的时候丁还找我聊了聊政治。其实每当有身边的同学找我聊这话题,我都希望自己是沉默的,因为我已经觉得,多说无益。 在这个神奇的国度,每一天上演的东西,像是疯狂的悲剧。我不太是个悲剧主义者,但我不看好。所以还是会坚持自己那个宏大的想法,有能力了,移民。
差不多就这些吧。一步一步来,先把这个月的事情完成了。
哼。 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