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
b2

八月八日在燠热的上海小宿舍里失声痛哭。无人可诉的悲恸。“在中文系所学的知识是你日后痛苦的根源”这句话的实现度达了顶峰。我宁愿不知道“我”是什么,不知道独立的人格,不知道伟大的文学给心灵的启蒙,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要自己拿下。还要说别为我担心,不把不愉快告诉任何亲爱的人。生命的褶皱极少有完全抚平不在泛起的时候,我不愿把更多的悲伤给别人。我就来独自为这失却的自由痛哭一场。然后就好了,没事儿的,没事儿的。过去就好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