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zhao
bazhao

瞎写的…………

杜雷坐在台阶上。

无论什么时候,拉比亚娜总是喧嚣,从十年前的纹章战争最终之战的最终战场,一直到七年前现在的国王终于坐在王座上之后,整个大陆的贸易中心。仿佛是证明自己的活力一样,汇集着各地口音的吵嚷,从未停止过。

这让杜雷觉得心烦。

“哟,老伙计。”艾伦走过来,嘴里依旧闲闲的叼着从大陆东边运过来的上好烟丝卷成的烟,吞吐着云雾。这是他的习惯,曾经杜雷正色警告他说这样很容被敌人的弓箭手偷袭,但是他却从无在意,就算左眼被敌人的飞矢射中也是一样。

“我可没心情开玩笑。”杜雷没有回头看他,在他看来这个老朋友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从来没一句正经话。

“我还什么都没说呐……”某个前科累累的人耸耸肩,“我可不是来和你谈论昨天在妓馆认识的哈瓦西亚妹子的。”

“………………”

“好吧……”艾伦把嘴里的烟吐到地上,随意的用脚捻熄,“关于刚才那个老巫婆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那是王后……”

“也是个老巫婆。”艾伦重复了一遍,“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们那个敬爱的矮子国王也就不会这么快就挂掉。”

“我们不应该谈论这些,国王是自然病死的。”

“好吧好吧,我亲爱的老实的朋友……”艾伦说,“其实我知道你和我一样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是谁让你是元帅阁下呢。有些事情真的是身不由己呐…………”

杜雷没有回答。

“那么,就赶快拿个主意吧。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儿。老实说,我这个人一辈子,有两件事儿是从来不相信的,你知道是什么吗?老伙计?”

“是什么?”

“一个是巫师说的话,一个是女人说的话。”

杜雷盯着艾伦的眼睛,对方却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杜雷没有办法猜出他这句话究竟是开玩笑,还是在表明自己的立场,哪怕这是和他在沙场生死与共多年的老战友。

“虽然有很多事情身不由己……杜雷……”艾伦又拿出一根卷烟,“但是请你尽快下个决断。我和你不一样,我不需要考虑太多,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但是你不行,把椅子坐热的人,可有得把酒席吃完的义务呐。”

边说着,艾伦挥着手径直顺着奢华的宫殿台阶走下去。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杜雷真的很羡慕他,但是其实,哪怕不是身在其位,他也早就已经卷进去了,皇室的斗争从一开始就是充满了恶臭的暗流,每一个参与的人哪怕远离了,也依旧是满身污秽腥臭,昭然若市。

其实你又何尝能无事一身轻呢,艾伦………………杜雷这么想着,边拾起了刚才艾伦吐在大理石地面的烟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