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
bright

诗人有朵会唱歌的红蔷薇。在玫瑰面前,她吟唱赞美诗;在向日葵面前,她奉献歌剧;在昙花面前,她浅颂小夜曲;遇到大片的蔷薇花丛时她总是激动地跑过去一一和她们拥抱,唱起轻快的民谣。但她从未给诗人唱过一曲。诗人陷入爱情的晚上,蔷薇竟开口唱了起来。她唱了整整一夜,唱褪了颜色,成了一朵白茉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