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mu
caomu

周末二三事

周末二三事

其实,这是上周末的事,但是为什么现在才记录呢。因为懒。因为拖延症。嗯。我想,这件事,对我来说,值得书写,所以应当酝酿一下,于是一酝就酿了一周。现在想想,还是趁早记下来罢,虽晚了一周,还是趁未忘记前记下来。

不过,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痛。由于没有记下来,加上我现在也是过得浑浑噩噩和三点一线,我现在对于上周的记忆,也比较模糊了。靠着上周末的推文和Google Web History,我回忆起了大概。可以看到周五(2012年12月7日)晚上通宵了,最后的推文是周六凌晨1点半的。之后我应该是一头钻进Chrome扩展开发文档里面了,在琢磨我设想中的那个迅雷云点播破解,从之后的推文看,那时小二云点播还没有用第三方Flash播放器和迅雷的任意下载漏洞。因为自己的奇特的单方面偏执性格和生疏的技术,我愣是弄到周六上午,一直在Google一些细节问题。(这个其实我一开始已经想不起来了,看了Google搜索记录,一个上午的搜索记录都是关于这些的。)然后应该是叫了外卖还是出去吃,这个倒不记得了(手机记录不好翻,我又不像柳比歇夫那样事无巨细地做时间记录)。然后过了中午才勉强睡下。

之后应该是到了半夜才起床。推文上,周六只有凌晨的两条,而接下来就是周日(2012年12月9日)凌晨1点多的了。也就是说,周六没吃早餐,只吃了中餐,然后睡了半天,晚餐也没有吃,到了半夜起床,之后,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应该是只吃了几颗椰子糖。从推文、Google记录和我模糊的记忆来看,之后应该没有开电脑,而是在床上看手机、刷推,刷到了近5点。讽刺地是,那时候有几条推文,就是在担忧自己的生活节律,却不知再过几小时的自身危机。之后的事,我倒记得,用手机看电子书,看到了天亮。

再之后是一条当天下午近3点的推: “早上我以为自己快死了。。。等晚上我再写日志记下来。。。当然或许在某平行宇宙我已经死了,因为量子永生所以不自觉。。。第一次感到这么恐惧,我更加贪恋活着了。。。”

那么在周日天亮后到下午的这段时间,我发生了什么事呢?

首先,背景还是,前一天没吃晚饭,然后半夜开始一直没睡,其实我是感觉到肚子饿得有点不舒服了,不过因为看书所以就略过了。看电子书的时候,四肢有点发汗,我以为是捂得有点热。天亮以后,我下床时,手因为有汗,在爬梯上还差点滑了一下。刷牙时就觉得头晕晕的,眼发蒙,全身不听指挥,胸口很不舒服,就三下五除二漱口搞掂。然后勉强出门,自觉应该吃一些东西就能恢复了。结果,结果,结果在走廊上,开始眼冒金星,视线变成管状,视野四周都是黑的,就中间还有视觉,当时感觉自己就要死了吧,都这样了,但是心里居然还想着这样撑下5楼去买早餐。再走,连身子都真的不听指挥了,四肢都软了下来,视野越来越狭隘,快要什么都看不见了,大脑迷迷糊糊,一片空白,真的感觉就要死了,恐惧感涌向全身。我勉强趴在墙上,蠕动着往回走,这时候感觉大部分知觉都失去了,就靠直觉在行动了,眼睛只能模糊看到光线和中间的一点景物,耳朵嗡嗡直响,好像还有幻听,是音乐还是别的有节奏的声音。就这么摸回到一扇门前,直觉告诉我这是我寝室的门,然后哆嗦着拿钥匙开门,最后胜利地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喘气。但是,这个时候,全身还是处于我以为的濒死状态,胸口还是闷得慌,好像是心脏快要不行了一样。我胡思乱想,一阵阵恐惧感袭来,深陷在死亡的幻觉中。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就这样自作孽,然后麻烦别人吗?我勉强剥了4颗椰子糖,慢慢嚼化后,身体也慢慢舒缓过来了,我也从濒死的幻觉中爬了出来,再慢慢踱步出去买了早餐吃。吃完以后,虽然身体是没什么了,但是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就躺下,还是在想,我怎么让自己遇上这种事情,我怎么这样折磨我自己啊,想了很多。从之后的推文和历史记录看,中午到晚上,除了吃饭以外,就是躺在床上,想,迷糊一阵,看看手机,刷刷推。然后到了晚上被家里人电话叫醒,和家里人Skype又不欢而散,然后却又因为看到小二云点播的新接口而好奇去折腾而弄到(周一凌晨的)3点。唉。而且,可以看到,从周五晚上到周六中午,一直在莫名其妙地折腾,周六下午到晚上睡觉,周日凌晨在看电子书,周日早上就那啥了,这样,我也没有扫GR,也没有补番,也没有做这个也没有做那个,到了周日的下午,也因为心里膈应,什么都不想做,又躺了半天。

这就是上周末发生的事,对我来说,我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就在死亡的面前了,虽然事后想来,应该只是低血糖的近乎晕厥的状态而已,不过,真是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而且还是自己弄成这样的,不管是当时还是事后,我都是各种想法,有点不能原谅自己。我想,这也算一种奇特的体验,算是一种警告,一种“过劳死”的预演。如果我在走廊上就这么失去知觉,如果我勉强蠕动到楼梯那里一不小心摔下去,如果……当时我还不知道,吃了糖能恢复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就这样不能缓解,反而更严重。但是,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除了我自己,也没有人知道了。而且我自己也近乎不记得了,是因为太恐慌不想去面对吗,是潜意识想压下去吗,不清楚。而且,令我自己觉得有点好笑的是,似乎,我也没有从中吸取教训呢。这样子的事,我可不想再重演了,或许真的会死掉也不一定,可是我好像也没做出避免这种事再发生的举措。看样子,我真的会死在自己的性格上吧。怕,但又醉生梦死着。

是为记。
angelcn
兔控草木低血糖这么恐怖?<(=⊙_⊙=)>2012-12-18 09:2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