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omu
caomu

胸口疼

*胸口疼*

补记一周多前的事,是来学校的前天的事,2月底,我也记不清是哪一天了。

那天下午可能有点感冒还是怎么的,晚上出去散步的时候,就觉得头晕晕沉沉的,发麻。洗了澡以后就好些了。等睡下后,左胸的就开始疼了,一种比较钝的痛觉,然后放射到左肩胛骨和左臂也疼了,后来还感觉到从脖子到左边的头部都隐隐发痛。而且还伴随着时不时的反胃感。胸口疼得我睡不着,迷迷糊糊睡了一阵又醒。

就这样在半夜的迷糊与疼痛中,思维也开始混乱起来。我总觉得不会是心脏的毛病吧,但是心脏疼痛是这种感受吗?然后一种感觉自己快要死的想法浮现出来,伴随着疼痛,而且还让疼痛感更加敏感了。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就这么死了,啊啊啊啊啊。就这么乱七八糟地想了很多,无法复述那种感受,就算现在回想觉得是自己吓自己,但是当时确实是有一种濒死的体验,而且非常非常害怕。我曾设想过我体面地夭折,但是当真正的濒死感涌现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渺小无助。在黑夜中,无可名状的感受,蜷缩着身体。我知道我害怕死亡,但我没想过我居然会如此害怕死亡,之前的妄想真的只是妄想,如果真的面临死亡,我大概真的会崩溃吧。

胸口的疼痛是一直钝痛,按压时会有酸痛。而且还累及肩胛骨等处,还伴随呕吐感(不知道是否相干)。让我产生了一种全身都在发病的错觉,在紧张感中我忍不住想叫,好想大声呼叫。但是不知为什么,大概是死要面子或者是大脑潜意识告诉我这不要紧,我还是忍住没有叫,这又加重了我的意识的负担。我一会儿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想要分散注意力,但是总是又回到胸口上来。

就这样忍着一阵阵的疼痛,时急时缓,不知不觉慢慢睡着了,虽然大概没有睡太长时间,也没有睡太稳,一直到第二天天亮,家里人上班我也知道。后来还是睡了过去。

正好到了第二天下午,我妈说要带我去医院拍个腕骨X光。去了医院又回来,我还是忍住没有说晚上的事。但是后来也没有经历过这种疼痛了。

我也没弄明白到底是什么回事。或许,我想,其实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因为量子永生机制,在平行世界的我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没有死,而在其他世界,家里人在叫我起床吃饭的时候会发现我冰冷的尸体。大概吧。

但是我总是这样虐待我自己,或许我真的会早夭,忽然就猝死了。我很害怕就这么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