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l
catl

one two three four 废物

有人知道贝多么?那个现在改名开开,曾经的定位博客。这个故事大约写在一年前。那时候我几乎天天泡在那里。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人,有很好的文笔,会说动听的故事。也在那里,爱与被爱过。爱与被爱的过程里,伤害是必定会有的。那时候,一气之下就写下了这个。
贝多是今年情人节关闭的。关闭之前大家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但我知道的,离开了这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不知道文中的他们现在可好。口袋、小妞、莫离、几米。。。
我,是曾经的猫咪。
==================华丽丽的分割线=========================
【开端】
这或许是一个曾经发生在贝多的故事。
【One,五个人】
one是一个男人,很有女人缘的男人。
two是一个女人,喜欢着one。她知道,有许多女人如自己一样,但她并不太在意,不在意的原因是她知道那个男人喜欢着自己。
three是two的好友,至少曾经是。像许多八点档肥皂剧的设定一样,one、two、three之间,一定关系纠结——这是娱乐大众的必须设定。可要是自己被娱乐,就不好笑了···
four的出现似乎多余。也似乎是必然。她与谁都有点关系,又不是那么好。她是特殊的,这个特殊性却凸显了one的能力,——吸引异性的能力——不只爱萝莉,而且控人妻。
废物是一个谦称,表现了她对自己的嘲讽。但或许这段故事里,她撇的最干净。这和伤害的深浅程度无关,只是有没有放下。就像我们都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有些笑容,是和心情无关的。只是大多我们并不关心。
【Two,故事】
故事开始于何时已不可考,或者说one何时开始游离于这四个女人之间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那时大家都各自幸福着,或者暧昧着。
若是没有什么责任感,交往和暧昧的区别或许只是一个情调的问题。
若所有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那么在这个暧昧大行其道的世界上,男女关系除了亲人与普通朋友,其他都可归结为炮·友。
那网络呢?有人想方设法、绞尽脑汁约了见面就想骗其上·床;有人拈花惹草、招蜂引蝶只为享受众人追捧的感觉;有人谈情说爱、你侬我侬只求精神上的欢愉;有人有家有室还网恋不断,美其名曰“知己红颜”,不过是寂寞心灵的慰藉。
主角的关系,请各位对号脑补吧。
其中也有所谓“单纯的喜欢”,至少two和废物坚信自己的纯情。明知one现实里有女友,却依然付出。废物甚至曾天真的以为这关系可以一直存在于网络,止于网络。不合理却合情。
two和废物是出于真心。
那时她们还不知道除自己以外的存在。很久以后当她俩凑在一起反思自己为何会喜欢上这个男人时,竟只得出“甜言蜜语”的结论。
看来男人适时的甜言蜜语是秒杀女人的利器。
【Three,腐蚀】
也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即使锁了好友锁了访客锁了留言板。
当废物发现four的的存在时,她想冷静的处理这个问题。
通常这时男人会做很多保证,以表示这是对方的一厢情愿。而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还有句话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只是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即使试图冷静也没用。
这不是第一次,废物也曾因为one的初恋闹过,疯狂的质问,疯狗一样乱咬。可分手又能怎样?放不下早就注定一败涂地。
却并不是没有改变。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废物对one的爱恋和信任早就开始一点一点的被腐蚀。
【Four,肥皂剧】
two和three的故事,可以归结为老套的“男友好上自己的女友”的剧设。
three知道two的心意。
亦不可考的是three和one何时互相表达了爱慕,却也不过是那些半推半就的把戏。
通常最深的伤口,不是来自于恋人,就是来自于朋友。他们总是能找到你内心最柔软的那块肉,狠狠咬一口,牙尖带毒,连血带肉。末了,还要炫耀一把:“你们是不可能的。”
只是这次的事件,是一发深水炸弹,溅起了太多的水花,扰了别的鱼儿的清梦。
于是鱼群沸腾了。
很可能这也是在one的计划之内,谁知道呢?整日混迹于网络的男人,寂寞又攻于心计。他们于虚拟世界寻找平衡现实世界的满足感,有和生怕过气的明星一样的心理。
【废物,一次大清盘】
one用了最简单的方式结束了他不想再维持的关系,又达到了空前的万众瞩目,却表现出了极其的无辜——大家都在猜测他是否是幕后推手。
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着,好事之徒煽风点火,伪善者哭诉自己的无辜。而真正受伤害的人依然在各自的角落舔舐伤口。
最终柴尽火熄,成为一段网事。不明真相的群众依旧无知着,因为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伤口求围观。
而且还是让人嘲笑的。
因为世人从不明白,该嘲笑的从来不是因为善良而受害的愚者。当然她们亦不需要同情。
时间总会抚平一切,但对于某些人来说这过程是漫长的。从爱到恨,再到淡然,废物已开始自嘲。虽然这期间伤口化过脓、伤过风,但随着真相一点一点被拼凑出来,她已经不在乎。在乎又有什么用呢?她已不想挽回one的心。
two还是有些恨意的,废物明白这伤口比自己的要深许多,那里还有一层叫“背叛”。
one、three、four据说还在纠缠着。因为前文说过,four是特殊的。two和废物可以去爱,而four,于情于礼,只能暧昧。废物对此表示同情。因为她觉得four似乎更无望些。但事实未必,或许人家乐此不疲。
前可攻,后可退,守着还能游戏一把。调几句情,撒一把娇。迷蒙的双眼,被荷尔蒙糊住的大脑,制造一段春梦,是强身健体又益智的绝好休闲。
废物真心的祝福他们,至少能有一个好的结果。废物一直认为,以爱为名的恶行,都该得到宽恕。同时她也乐于和two一起看更多的女人卷进这个圈子。因为所有的受害者都和她们一样,不愿意晒伤口。
于情于理却不合适,那就一起看戏吧。
【结束】
这或许是一个你曾看过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