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l
catl

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

这些年游荡过许多城市。
我遇见过放弃了祖产的大叔,跑到丽江那个浮躁的古 城开酒吧。他家有很贵的当地瓶装啤酒和唱歌很好 听的客人。那个长着让我犯花痴的脸和用同样让我 花痴到死的声线唱陈绮贞的歌的客人,每天带一群狐 朋狗友在大叔店里挥金如土。喝到不省人事醉倒厕 所,大叔就把他像死猪一样拖出来。
 我遇见过厌烦了朝九晚五的苏宁小白领,利用职务之 便,以低到让我吐血骂街的价格给自己装备了套单反 笔记本后毅然辞职去鼓浪屿当小店长。在那个干净 的没有汽车但物价昂贵的小岛上,用给自己干活的心 态,给别人打工。养一群人,和两只猫,还想再要一条 狗。
 我遇见过退伍的光头老兵,四十多岁了除了一辆折叠 自行车就剩下一堆好基友。他骑着它去过西藏,去过 大理,去过尼泊尔批发了一堆的羊毛毡的萌物却怎么 也不肯卖我一个。他的微博开头第一句永远是今天 又骑了多少公里,偶尔他说想回到大理。
我也遇见过他的基友,一脸痘痘满嘴京腔的河南人,嘴 炮程度堪称最贱。如今他真的回到了大理那个光头 和我都想再回去的地方。
 我遇见过在九寨沟住喜来登还要自己掏钱上网的北 京小胖。他请我们吃牦牛肉,用来勾搭我带来的妹 纸。也在每个喝高了的周末深夜给我打电话神侃。
 我遇见过拥有我最羡慕的生活的上海妹纸,她带着她 的索尼微单和全套平(底)锅,以一个白富美的姿态混上 豪华游轮洗盘子,至今还在跟那个不知道开了多久的 游轮做环球旅行。为了蹭网发微博下船吃一百多软 妹币的异国早餐。
我遇见过只是一起包过车而已的大叔,互留过电话号 码,偶尔发短信问我要不要做他们的车去草原,偶尔给 我发不明所以的话。
 我遇见过在开满炮仗花的小路上卖手工缝制的零钱 包的少年,他在我驻足的时候问我要不要买一个。那 么大的个字缩在小板凳上,抬起头不做作的45°逆光, 腼腆地微笑。
 。。。。。。
他们怀抱“生活在别处”的信仰,随遇而安地活在路 上。这是我一直想要的生活,我却没有他们义无反顾 的信仰。
我的身边,那么多的人用普世的价值观过着平凡的生 活。朝九晚五只为每天一睁眼看看身边还安睡着的 脸。 他们也是幸福的,为老婆孩子小日子的信仰。
 最苦逼不过于不甘心安稳,但没有足够勇气漂泊。见 识了大千世界,更不愿停下脚步,却没有再次迈步而出 的力量。
我对家人说我想去支教,换来的只有同辈的鄙夷和长 辈苦口婆心的劝说。
我说我愿像吟游诗人一样生活,大家却说你一个女孩 子,就算你不赡养你的父母,等你老了,这样的生活也是 很苦的。
 于是犹豫了,于是退缩了。我什么都没有,所以不能用 任何一种姿态甘愿并且满足。
 我只能对自己说:“你看,他们多幸福。”
keshui
瞌睡说来一发catl满满的行者的文艺范儿,果然我家都是作家,去投一个吧=w=2013-08-22 07:33:44
catl
catl瞌睡说来一发那就交给你好了 我懒的 ̄ε ̄2013-08-22 07:38:18
keshui
瞌睡说来一发catl我才不去嘞,你去吧,话说你竟然不回我微信,作死2013-08-22 07:39:37